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第16章 十六朵玫瑰

第16章 十六朵玫瑰(1 / 2)

接吻过程中,棠柚的手始终垂在身体两侧,一直在不受控制地抖。

她很紧张。

紧张到萧则行松开她,她的心脏仍旧在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

和上次那个突然的吻相比较,这个简直完美符合她少女时期的幻想。

温柔缱绻。

当然,如果能够知道眼前人身份就更好了。

短暂的呼吸不畅,棠柚的脸颊都是红的,不仅红,还热。

说不出来的慌乱。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嘀”的一声提示音。

打破一室寂静。

棠柚后退一步,说话声音都抖了:“……那你要说话算数。”

萧则行笑:“我答应过的事情,从来没有反悔过。”

棠柚晕晕乎乎的,点了点头,刚想走,又被叫住:“柚柚。”

她转身。

萧则行立在温暖的灯光下,静止中,他微笑:“饭还没吃呢,你不饿?”

棠柚刚才还感觉不到饿。

接二连三的变故,她觉着自己好像已经饱了。

但现在被萧则行一提醒,她又觉着,好像吃点东西填填肚子也可以哎。

规规矩矩坐回去,萧则行按了按钮。

不过五分钟,侍应生立刻推着送餐车,恭恭敬敬地送上来。

一道又一道,每样菜肴分量都不是特别多,却足足有十八道,风味不一,摆满一整张桌子。

关于邓珏大力吹嘘的金枪鱼刺身,棠柚只尝了一点点就放下筷子。

她还是不习惯吃生食,也因为如此,极少会去吃牛排。

虽然美食家一直推崇五分熟,但在棠柚眼中,只要不是全熟,压根就不敢下口。

不过其他的几道菜味道倒是还不错。

棠柚吃的心满意足。

她问:“我们只有两个人,你怎么点了这么多?该不会是有阴谋吧?”

萧则行姿态优雅地倒了一杯酒,闻言,笑着挑眉:“那你觉着我会有什么阴谋?”

棠柚想了想:“可能是不想让我弄清你的口味、从而没办法判断你的籍贯?”

萧则行漫不经心地问:“那你弄清了没?”

没有。

萧则行好像没怎么动筷。

棠柚捏着筷子,迟疑了:“你不饿吗?”

萧则行凝视着她,笑:“秀色可餐。”

轰。

棠柚自认不是十七八的小姑娘了,仍旧被这突然的一句话弄的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一直到回了自己房间,脸上的温度还没有下去。

棠柚抱着枕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她忽然意识到。

她没有摸清楚这人的口味。

但是对方已经把她在饮食上的喜好摸了个一清二楚。

棠柚蓦然发现,在和他的博弈中,她似乎没有丝毫胜算。

次日不少人邀请棠柚出去玩,她均一一回绝。

棠柚现在身边没有手机,也没有具体的受邀名单,事已至此,已经成了死局;傍晚就要乘船离开小岛,眼看赌约就要输掉,棠柚庆幸自己并没有和他约定输了的惩罚。

却还是忍不住找苗佳溪在□□上开视频通话。

苗佳溪听她说完,也是一头雾水:“你说那个男人费这么大劲儿和你玩,是为了什么啊?”

棠柚想了想:“一开始我以为他想睡我。”

苗佳溪紧张兮兮:“后来呢?”

“后来发现他好像没这意思。”

萧则行最终只要走了一个吻。

苗佳溪却因此精神亢奋起来,一针见血:“他该不会是想泡你吧?”

棠柚果断否决:“应该不至于。”

仔细回想,她这段时间的表现都挺双面派的;别的且不说,就她现在这样明里一套背里一套的,萧则行都看在眼中;除非他有特殊嗜好,不然才不会喜欢上她。

苗佳溪学着一休的姿势,敲着自己脑袋:“虽然我现在还弄不清状况,但是啊,柚柚,总感觉你好像惹上了一个了不得的麻烦。”

棠柚闷声。

她至今仍不知道那个男人身份。

眉眼长得和萧维景相似,那一定和萧家能扯上关系;

既然他那么说了,肯定不会是梁衍,再排除掉几位长辈萧则延、萧则止、萧则行等等。

他说能帮自己退婚,那地位不会太低;

看相貌,比自己大不了太多,年纪大概和萧维景差不多;

前几年不在国内……

条件一一列出来,棠柚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怅然。

她开始懊恼自己先前没有太多的去关注萧家的亲戚关系网,以至于现在守着线索一筹莫展。

上游艇离岛时,棠柚依旧无精打采。

她在人群中四下逡巡,也没瞧见萧则行身影。

这人怎么没来?

好像,这人一整天都没有再找过她了哎。

发愣中,邓珏笑着问:“小棠柚,你看什么呢?”

称呼终于不是嫂子了。

棠柚收回视线,冷着脸:“没什么。”

“你是在找我哥吧?”

“没有!”

邓珏咧嘴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他临时有事,一早就走了;临走前嘱托我照顾好你,没想到你一天都没出来……怎么着?今天身体不舒服?怎么也没去游泳?”

棠柚说:“我怕水。”

邓珏愣了愣,倍感意外:“怕水?你初中时候不是还拿过西京市少儿游泳冠军么?”

“业余的,”棠柚解释,“出了点意外,往后就没下过水了。”

说这话的时候,邓珏看她神色。

全程交谈,除却提到萧则行时候略激动,其他时候都十分平淡,好像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海风很咸,裹杂着淡淡的腥味儿。

新手机在快离岛的时候才送过来,棠柚不得不疑心是萧则行动了手脚。

刚刚登上微信,棠柚就收到了他的信息。

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掖到耳后,仔细看。

她忘记给萧则行改备注,依旧是萧渣两个字。

萧渣:「还没有找到答案?」

棠柚想了想,把自己目前寻找到的线索一条又一条地认真打上去。

在末尾,她备注:「不知道您是什么身份,我既然输了,也不再去问。只有一点,希望您能遵守约定,替我保密。」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现如今的棠柚已经没空再去思考,再去探查他的真实身份。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