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朵玫瑰(1 / 2)

梁衍自幼身体不好,一直在欧洲求学,鲜少会在人前露面。

棠柚见过赵曼芝,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梁衍。

眼前的萧则行,无论是身材,还是眉眼,和萧维景都极为相似。

唯独气质不同。

见他波澜不惊的,没承认也没否认,棠柚忍不住提出质疑:“不是说梁衍身体不好么?你看上去可一点儿也不像身体不好。”

萧则行轻描淡写:“医疗条件发展到现在,除非绝症,哪里还有调养不好的?”

“那你早就知道我是棠柚,还一直不说……你什么意思?”

“想看看你为什么不想嫁给萧维景。”

棠柚立刻涨红了一张脸:“胡说八道,谁说我不想嫁给他的?”

此时此刻,这话毫无说服力。

——假如真的喜欢萧维景,怎么可能会认错人?

她直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个男人看透了,这样的感觉极其特别地糟糕。

棠柚闷声说:“那你也不该骗我。”

萧则行微怔,他仔细观察棠柚的神色,沉吟片刻,问:“你讨厌被欺骗?”

“难道你不讨厌吗?”棠柚反问他,“难道你喜欢被人骗的团团转吗?”

萧则行慵懒坐着,手指抵着下巴;静默两秒,忽而笑了:“倘若我告诉你,我不是梁衍呢?”

棠柚的脑袋嗡了一下。

不是梁衍?

那他是谁?

“柚柚,我们来玩个游戏,”萧则行站起来,“你不是想和萧维景退婚么?我帮你。”

因这一句话,棠柚眼神骤然明亮。

遮也遮不住了。

“你怎么帮我?”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有办法。”

棠柚直视他:“什么游戏?”

男人个子太高,她只能仰脸看。

“很简单,在离开这座小岛之前,猜出来我真实身份,”萧则行摩挲着腕表,酒窝浅浅,“只要你猜对了,我就帮你退婚。”

棠柚下意识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如果猜不到呢?”

萧则行笑容愈深:“你这么聪明,肯定能猜到。”

棠柚站在灯下,温润的光镀上发梢,柔软而细腻的一层。

送萧则行出去,离开前,他目光落在她腰上,说:“再教你一句,有点防备心。下次别穿成这个样子给男人开门。既然觉着危险,就别让进门。”

棠柚愣了。

穿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

她穿的很过分吗?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裙子,就是中规中矩的普通睡裙啊,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

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

真是智者见智淫者见淫-

因为通话突然中断而焦急万分的赵曼兰,终于在傍晚时分才接到萧则行的电话。

听他说完之后,顿时重重地松口气。

“啊,原来是手机坏了啊,”赵曼兰抚着胸口,不住地往下顺气,“那就没事了,我还以为柚柚生气了呢。”

萧则行笑:“怎么会?柚柚脾气挺好的。”

在这一点上,赵曼兰十分赞同。

萧维景都那么作妖了,柚柚一直都乖巧文静的。

她颇为忧愁地叹气:“维景今天一晚上都没回来,唉,他又去了文灵那边……”

一提到这件事情,赵曼兰忍不住心肌梗塞。

虽然萧维景木着脸说自己和文灵只是朋友,可哪里有朋友会做到这么多?只是个小小的阑尾炎而已,弄得是大张旗鼓满城风雨。

不知道的人,还说是萧维景把人肚子弄大了去做流产呢!

被老爷子打了一顿,擦好药,这还没休息好,那边一个电话,萧维景就又跑医院里去了。

劝都劝不回。

怎么能不叫人头疼。

当初就连棠老爷子病重,萧维景都没去看过。

这样糟糕的消息,赵曼兰不信棠柚没听到。

一想到这点,情绪郁结。

赵曼兰柔声告诉萧则行:“柚柚那边,就先拜托你这个做二叔的照顾了。”

“您放心,”萧则行点燃一支烟,凝视着花瓶中新换的玫瑰花,不紧不慢地说:“既然维景不喜欢,不如就顺了他的意思,解除婚约算了。至于柚柚,老爷子真疼她,也不应该再勉强她和维景在一起。”

“我倒也是这么想,”赵曼兰愁眉苦脸,连带着声音都透着浓浓倦意,“但老爷子当年在棠老爷子病床前立过誓,说一定要让柚柚嫁给萧家来。老爷子那脾气,你也知道。”

说到这里,她一阵黯然:“只是可怜柚柚那孩子了。”

老爷子做下的决定,至今没有能成功更改的。

就算棠柚不喜欢萧维景,老爷子也会强按着头让两个人结婚。

哪怕婚后萧维景继续和文灵纠缠不休,老爷子也不会因此而取消婚约;在他老人家眼中,只要不闹出什么私生子来,不传出丑闻让人捏小辫子,就没什么。

尽管萧维景和棠柚至今还没能完完整整地见面吃饭,萧老爷子已经开始让人去请相关的婚礼策划师了。

与其说是萧维景和棠柚的婚礼,倒不如说是萧老爷子想要的婚礼。

在这一点上,萧维景和棠柚都是为了满足他老人家愿望的牺牲品-

棠柚仔细想了想,她好像不是萧则行的对手。

这么来回几次交锋,她始终是败到一塌糊涂的那个。

关于萧则行的身份问题,棠柚一开始就想要拿到酒店入住客人名单。

这个最简单了,只要对着房间号一查就可以;然而,哪怕棠柚不得已摆出来“萧维景未婚妻”这个名头来,对方仍旧连连鞠躬,说着抱歉抱歉。

大抵是萧则行一早就吩咐过了。

众人下午钓鱼玩牌游泳都累了,晚上虽然也安排了娱乐活动,但是去的人并不多。

邓珏倒是笑眯眯地过来敲门,邀请棠柚一起吃饭。

“哥钓上来的两条金枪鱼,一条做了刺身,一条香煎,”邓珏笑,“特意从日本请来做刺身的师父,请嫂子您过去尝尝。”

棠柚心不在焉,听着他吧哒吧哒地说着,终于忍不住,问:“你口口声声叫‘哥’的人,他到底是谁?”

棠柚后知后觉自己中了圈套。

眼前的“阿jue”是知情的。

打牌时候,他故意叫“衍哥”,叫到一半看她一眼立刻改口。

这些是故意引起她的主意。

都是在演戏。

他们是一伙的。

面对着棠柚的逼问,邓珏笑眯眯:“嫂子,这是您和哥之前的事,我一个外人,您就别问我了。我要是打扰了你们俩,哥能生扒我的皮。”

棠柚哼一声:“才不是你嫂子。”

演戏还演上瘾了吗?!

真当自己是萧维景啊?

棠柚本以为会是很多人在一起吃饭,跟着邓珏到了地方才发现,原来是萧则行所住套房的隔间。

同棠柚的套房不同,这间套房装潢极为简单;并无多余的装潢,简约大雅。

正中摆着方桌,而萧则行坐在主位上,身边再没有其他人。

旁边有个小矮炉,造型奇特,正在咕噜咕噜温着酒。

萧则行示意她坐在对面,棠柚谨慎落座,说了声谢谢。

余光瞥见邓珏要走,棠柚懵了,立刻叫住他:“你去哪儿?”

邓珏笑的一脸无辜:“你们俩烛光晚餐,就不需要我这个电灯泡了吧?”

不等两人回答,他贴心地迈步出去,关上了门。

棠柚刚想站起来,萧则行抬眼看她,笑:“不想玩游戏了?”

一停顿,棠柚又坐了回去。

棠柚心里存着气,抱怨:“你这样不行,一点儿提示都不给;外面那些都是你的人,和你一伙,现在都串通好了,要我怎么问?”

“问他们不如直接来问我。”

“可是你也不肯说啊。”

“所以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萧则行将冲泡好的茶倒入茶海中,在棠柚注视下,给她倒了一杯,“我们玩五局游戏,赢的人可以问输的人问题,上限三个,怎么样?”

棠柚眼睛一亮:“那我可不可以直接问你姓名?”

“当然不可以。”

“那问工作,职位,亲属关系?”

“这些和直接告诉你姓名又有什么区别?”

棠柚有一点点挫败,不满:“那我还能问什么?”

小炉上的酒温好了,浓郁的酒气迷醉。

“譬如偏好,习惯,过往履历,等等,”萧则行不喝茶,为自己倒一杯酒,笑,“这些信息也很重要,不是吗?”

的确。

一个问题可能问不出什么来,但是三个问题加起来,能排除掉很多人。

棠柚有点心动:“玩什么?”

萧则行浅酌一口,随意开口:“就玩最简单的比大小,骰子,或者纸牌,你定。”

这是把选择权亲自递到她手里。

棠柚下意识排除纸牌。

萧则行玩扑克太厉害,她下午见识过,现在不敢再和这个人碰牌了。

她说:“那就玩骰子。”

像这种娱乐性的小东西,房间中都备着;萧则行放下酒杯,站起来,从架子上取下。

六枚骰子,两个骰盅。

骰子瞧不出来材质,骰盅是木质的,具体木材辨认不出,有股淡淡的香气。

棠柚仍旧保持着警惕心:“你先让我看看。”

她担心这人使诈,两个都仔仔细细检查过了,包括里面的骰子;确认无误之后,才放好骰子,亲自盖好,推给萧则行一个,自己扒拉过来一个。

开始玩之前,棠柚学着港片中的话,问:“你应该不会出老千吧?”

萧则行失笑:“东西你都检查过了,我怎么骗你?”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