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白莲花掉马以后 > 第5章 五朵玫瑰

第5章 五朵玫瑰(1 / 2)

当腰被人掐住的时候,神经紧绷的棠柚终于忍无可忍。

她积攒了全身的力气,用力推开男人的手,像一只受惊了的野兔子,转身就往外跑。

啊啊啊啊啊啊啊!!!!!

棠柚感觉自己800体测都没有这么努力过!

跑到房间,棠柚重重关上门,从内里反锁,还不放心,又搬了一个小软布凳从内抵住,防止有人进来。

一通操作之后,棠柚抖着腿上床,卷着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团,瑟瑟发抖。

枕边的手机铃声欢快地响起,棠柚仍跪坐在床上,头闷在被子中,只颤巍巍地探出一只手,扒拉住手机,放在耳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喂?”

苗佳溪被她的声音震慑住了:“怎么了姐妹儿?谁欺负你了?”

“没有,”棠柚的心还在噗通噗通地乱跳,仿佛那股淡淡的烟草气息随着两人短暂的肢体接触困住了她,怎么赶也赶不走,她心慌意乱,声音带着控诉,“佳佳,我不干净了。”

苗佳溪被这个消息吓的差点去见仙逝多年的老祖母。

棠柚捏紧被角,回想起刚刚情景,一阵窒息:“我刚刚被萧维景搂腰了。”

“啊啊啊啊啊一想到他那手不知道搞过多少女人就觉着好恶心!”

“我心率要破五百了!”

苗佳溪终于明白了能让自己闺蜜惊慌到这个地步的原因。

因着那个该死的婚约,棠柚拒绝了不少男性的追求;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在僧多粥少的信电学院中岿然不动保持单身。

简而言之,在感情方面,棠柚还是一张完全透明的白纸,仅有的理论知识全部来源自书籍和影视剧。

苗佳溪不得不提醒:“冷静,姐妹儿,你要是心率过五百现在就安详地被送去火葬场了。”

棠柚此时此刻完全没有办法冷静,她攥紧床单,痛定思痛:“佳佳,我决定要加大力度了。”

“啊?”

“快刀斩乱麻,”棠柚说,“主动出击,恶心不死萧狗誓不还。”

苗佳溪肃然起敬:“祝您早日婊到成功。”

棠柚缩在被窝中打开b站恶毒女配剪辑,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套路。

另一边,萧则行刚刚走出厨房。

那个小姑娘一溜烟跑走了,他醉了酒,猝不及防被推开,再出来时,已经看不到踪影。

萧维景臂弯上搭着西装,看到萧则行,笑着问:“怎么了二叔?我爸又灌你酒了?”

他已经嗅到男人身上浓重的酒气。

萧家人的酒量其实都不差,而萧家酒量最好的人就是萧维景的父亲萧则华。

萧则华在其他事情上一无是处,唯独在两件事情上引以为傲,一是生了萧维景,二就是他的酒量。

萧则行今天下午有酒局,本来就喝了不少,晚上又被萧则华灌了一通;结束之后,萧则华自己都是被扶着走的,萧维景不信他二叔没有醉。

萧维景知道他酒品好,饶是喝的再多,也没有失态过。

只是萧则行不会记得自己醉酒后做过的事情。

譬如现在,男人动作说话看不出一丝异样来,但他明天什么都不会记得。

酒后吐真言这种事情更是不可能发生,醉酒后更是惜字如金。

他的自控力已经强大的可怕。

萧则行淡淡地应一声,纤细的触感似乎仍旧残留在手上。

还有一股清淡的香草牛奶的气息。

-

一直到次日清晨,萧维景才知道赵曼兰竟然让棠柚留宿了。

按照萧家的规矩,早餐都是一起吃。萧维景昨晚睡的迟,甫一下楼,还未到餐厅,先看到棠柚的背影。

她格外的瘦,皮肤白,头发长而柔,喜欢穿浅色系的连衣裙。

很好认。

萧维景蹙眉,改了主意,掉头就走。

为了避免母亲和爷爷再度旁敲侧击的逼婚,也是为了避开这个未婚妻,萧维景拿着外套就出门,恰好看到萧则行正站着花园中和萧则延说话。

萧维景笑着打了招呼。

他问:“二叔昨天去厨房,是口渴了么?”

萧则行早已没了昨晚的慵懒模样,浅灰色西装,一双腿笔直修长,工整严谨;他微微侧身,笑:“或许是,我记不清了。”

萧维景说:“回头我向爸说一声,不能再灌您酒。”

“无妨,”萧则行并不在意,“毕竟大哥也只剩下这么一个爱好。”

萧则行与萧维景两人身材相仿,鼻子和眼睛极为相像,都遗传自萧老爷子。

不过性格与阅历不同,气质大相径庭。

萧则行拍拍侄子的肩膀,问:“昨晚上老爷子又骂你了?既然订了婚,就好好的对人家。你那个未婚妻——”

停顿两秒,没记起名字,萧则行又说:“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你也收收心,别再弄出什么难堪事。”

难堪事指的是文灵。

萧维景刚回国,恰好遇到文灵过生日,她极力邀请萧维景参加派对;萧维景以朋友的身份去了,喝多了酒,出门的时候文灵扶了他一把,恰好被多事的媒体拍到,还写出了那么荒诞不经的报道来。

萧维景皱眉:“我再考虑考虑。”

萧则行转身又问萧则延:“你那个养女昨晚上住在这儿了?”

萧则延一怔:“没有啊,昨天就带过来让老爷子见了见,见完就回家了。”

一直等到最后才把人送过去,萧老爷子对这俩收养来的孩子不感兴趣,说了几句话就让走。萧则延倒是没看出来唐釉有萧则行说的那股聪明劲,胆小怯懦是真的,说话声音也细小,蚊子一样。

萧则延问:“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没什么,”萧则行笑,“关心一下家事。”

等萧则行走了之后,萧则延才记起一事,拍了下脑袋,笑着对萧维景说:“说起来也凑巧,我刚刚收养的那个女孩也叫唐釉,和你未婚妻名字重了。我和你伯母正商量着,给孩子重新换个名字,免得以后叫起来尴尬。”

萧维景面露不悦:“这算什么?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能叫 。”

“你这么讨厌那小丫头?”

“讨厌也说不上,”萧维景说,“比起来讨厌她,我更不喜欢被家里人安排婚姻。”

萧则延叹气:“那你和老爷子好好聊一聊,强扭的瓜也不甜,别耽误人家女孩子。”

“我尽力试试,倒也不是不能和她结婚,”萧维景有些勉强,“我只是不喜欢她那种唯唯诺诺的模样。”

萧维景从生下来就按照萧家的标准培养,而他如今厌恶了这种生活,更不喜自己的枕边人也要被人安排。

比起来温柔怯懦,他更偏好明艳张扬。

“人家那是喜欢你才对你好啊,”萧则延失笑,“维景,刚刚则行说的对,对人家好点,谁的心都不是铁打的,对不对?”

余光瞥见棠柚从正门中走出,萧维景目光一顿,要说的话也不说了,迈步离开。

棠柚没看到萧维景的正脸,只瞧见大步离开的背影。

心里默默地算了下速度,追不上。

她放弃了,折身回房。

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

她不得不主动出击了。

昨天的绿茶婊表演并非一无所获,下午时分,棠柚就得到了两个振奋她心的好消息。

第一个是萧维景被萧老爷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起因暂时未知,但十有**和她有关系。

第二个,萧维景下午和人一起打马球。

具体的地点和时间都是赵曼兰发简讯过来的。

棠柚不会骑马,但她也曾经拥有过一只枣红色的小马,那是奶奶送她的生日礼物。

江桃带着儿女入住棠家的一个月,棠柚和他们不断爆发争吵,仗着棠宵疼爱,棠楠偷偷地拿弹弓打瞎了小马的两只眼睛。

从那之后,棠柚再没养过宠物。

棠糊糊除外,这是她捡来的小狗崽,一直养在公寓里,只是这几天小糊糊染了病,送去了宠物医院。

西京的几个马球场都在郊外,并不算多,毕竟开销巨大,属于一种奢侈的运动;棠柚为了凸显出自己的绿茶气息,白t加格裙,下面一双帆布鞋,再扎上马尾。

人畜无害。

所谓的绿茶,就是要穿着最纯的衣服,藏着最恶毒的心,说着最误导人的话。

赵曼兰提前打了招呼,棠柚的车子并没有受到阻拦,畅通无阻地驰入。

工作人员恭敬且礼貌地请棠柚进去,整个马球场最大的客户就是萧家,萧家男人个个热爱这项运动,不少人为了能和萧家人说上话,也都是挖空心思过来学习打马球,凑过来想要搞好关系。

今天萧则行和萧维景都在,自然更要对棠柚恭恭敬敬。

闻风而来的不止棠柚一人。

牵着马的赵蝶瞧着棠柚装扮,不屑地撇嘴:“瞧瞧她那一身,来马球场还穿这样的裙子。”

“毕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宋妤笑,“不懂这些规矩很正常。”

最新小说: 塔防与文明:从鼠人开始 不完全日蚀 全球神祇复苏 奇异人生之末世女巫 灵猫事务所 这不是末日是什么 巨兽吞噬进化 灵气复苏后的我开挂了 全球迷宫之开局一把洛阳铲 全球末世生存:我的资源无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