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53章:临阵突破、三阶练体
    明千幕欲杀炎赫渊挽回颜面,出手自是毫不留情,炎赫渊三招险些将他斩于刀下,他便要一招将其击杀……

    明千幕以扇为剑,一剑刺出,百道剑光乍现,这些剑光在即将刺中炎赫渊那一刻百剑归一,剑气凝为一点,令原本单薄的剑气变得强猛厚重。

    炎赫渊横刀一挡,只听“噹!”的一身巨响,他整个人都被击飞出上百米……

    炎赫渊修为虽然不如明千幕,但他如今体魄强悍,堪比三阶防御法宝,身上又有一件真正三阶顶级战甲护体,明千幕这一剑竟未对他照成多大伤害,仅仅让他体内气血翻滚而已。

    “如果只有这种程度,恐怕还不足矣杀我。”炎赫渊继续刺激明千幕。

    “晚霞点点。”

    明千幕大怒,手中折扇一展,扇骨电射而出,化成点点剑光疾射向炎赫渊周身大穴。

    炎赫渊将雪饮狂刀在身前舞的密不透风,将激射而来的扇骨尽数拦截。

    然而,这仅仅只是明千幕的扰敌之策,真正的杀招已经紧随而至……

    “日落西山。”

    一道厚重无比的光芒劲射而来,炎赫渊唯有再挡。

    “噹!”

    炎赫渊再次被一剑击飞。

    翻腾的气血激发着炎赫渊的潜能,明千幕毕竟是超凡中期的高手,真气之浑厚远飞炎赫渊能比,加上他如今已经祭出一柄细长宝剑,这柄宝剑乃是三阶极品法宝,威力惊人,让明千幕每一剑都爆发出更为恐怖的威能。

    炎赫渊瞬间陷入被动,被明千幕打的全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防御……

    “哈哈,好……”亓官鳯瑞见到此情此景,激动的站起来挥拳叫好。

    自从被炎赫渊当众踩脸,亓官鳯瑞每一晚都幻想着这幅画面,幻想着当众蹂躏这个给自己带来无尽侮辱的家伙。

    尽管如今虐打炎赫渊的不是自己,但依然让亓官鳯瑞感到大快人心。

    亓官鳯瑞的反应顿时引来周围长老的古怪目光,毕竟炎赫渊是霸刀谷的长老,你这样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亓官鳯瑞这才注意到自己失态,赶紧坐了下来。

    余墨同样巴不得见到炎赫渊倒霉,但却不像亓官鳯瑞这样肆无忌惮,小声对亓官鳯瑞道:“别这么激动,现在还早着呢,明千幕现在还只是发泄刚才的怒火,等他真的发泄完了,便是炎赫渊的死期。”

    亓官鳯瑞冷笑道:“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另一边,见到炎赫渊一次次被击飞,蓝晶晶不由面露担忧:“娘,黄峥不会有事吧?”

    云溪亦一脸凝重:“两人境界毕竟相差太大,黄峥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刀锋浩然亦坐不住了,在他看来,炎赫渊已经快到极限了,身上的猛虎战甲光芒逐渐暗淡,显然是上面的防御法阵已经严重损耗,要不了多久恐怕就要彻底毁坏了。

    “大哥,要不让亓官铭岳终止战斗吧,再继续下去我怕……”

    “再等等……”刀锋中正眼中流露出思考神色,他不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然而,竞技场中却有两个人对战局洞若观火,任何的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们睿智的双眸。

    包房之中,刀锋恺霆面带微笑,尹语堂虽然面色平静,但眼中却隐隐透出一丝凝重……

    蝴蝶谷中,莎瓦娜见到被彻底压制的炎赫渊,见到那一道道斩落在他身上的剑虹,莎瓦娜的心亦不自觉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这个坏蛋要败了吗?打不过就赶紧投降啊,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冲上去,真的想找死吗?”莎瓦娜握紧拳头,焦急的说道。

    “这是……”偶然间,莎瓦娜捕捉到投影中炎赫渊一个不宜察觉的表情。

    她立刻将画面定格,再将画面倒回一点点,然后放大……

    “他居然在笑?”莎瓦娜微微一愣,赶紧继续播放画面……

    此刻的竞技场上,炎赫渊手中的雪饮狂刀已被明千幕一剑斩碎。

    剑虹余势未消,当头劈下……

    就在全场观众以为炎赫渊即将败亡的时候,明千幕眼中却迸射骇人光芒,下斩的剑式一收,强行在身前布起一道密不透风的剑气大网……

    与此同时,炎赫渊仰头发出一声狂啸,无数凌厉刀气破体而出,携滔天之威直取剑网核心的明千幕。

    剑网之中,刀气被明千幕强横的剑气一一搅碎,然而明千幕的剑气网之威也因此受到极大削弱,然而此刻炎赫渊却爆吼一声,一股恐怖气息陡然自他体内爆发……

    身形拔地而起,炎赫渊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把漆黑长剑,他以剑为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斩杀向明千幕。

    炎赫渊此举骇人听闻,如此扑进剑网简直就是找死,只要明千幕心念一动就能将炎赫渊彻底绞杀……

    场中惊呼声不断响起,不少人甚至紧张的腾身而起……

    亓官鳯瑞眼露精芒,心中暗暗呐喊:“杀了他!”

    蓝晶晶紧张的捂住小嘴……

    控制室中的刀锋怀瑾已经将手按在紧急按钮上……

    竞技场中的亓官铭岳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包房中的刀锋恺霆抚须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神色。

    尹语堂眼中精芒爆闪,立刻传音道:“千幕,速退……”

    眼中杀意爆闪的明千幕正要趁机绞杀炎赫渊,尹语堂的传音却将他陡然惊醒……

    炎赫渊此刻看似破绽百出,然而却是孤注一掷,自己虽然可以一念之间将他绞杀,但自己势必也会承受炎赫渊致命一击,自己贵为一国储君,岂能与这贱民一命换一命?

    剑气大网笼罩而下,明千幕却已抽身飞退……

    剑气大网内,炎赫渊仿如置身前柄利刃交缠的漩涡之中,随着明千幕的后撤,炎赫渊失去目标,蓄势待发的一剑狂斩而出,明千幕布下的剑气漩涡立刻瓦解,剑光如烟花般爆射,向四面八方飞射,已是溃不成招。

    一招击溃自己剑网,炎赫渊的身形并没有就此落下,而是依然飞悬半空,持剑傲视明千幕。

    众人哗然,明千幕亦瞳孔一收,惊呼道:“超凡境?”

    炎赫渊傲然一笑:“托你的福,刚刚突破。”

    明千幕这才幡然醒悟,想起炎赫渊刚才爆发出破体刀罡的那一幕,愤怒道:“混账,你竟敢那我当磨刀石,借助我轰进你体内的剑气突破?”

    炎赫渊冷冷一笑道:“不错,为了感谢你,就让你成为我进阶超凡境后第一个手下败将吧。”

    说完,炎赫渊飞身而来,全无半分刚刚踏入超凡境的生涩,曾经已是问道巅峰的他,对力量的掌控已是驾轻就熟,甚至远超明千幕。

    噹!

    二人再次交手,明明只是刚刚踏入超凡境的炎赫渊却给人一种比超凡中期的明千幕更加强大的感觉。

    三刀刀法发霸道凶猛,炎赫渊以剑使来,更是多了一种剑的凌厉刁钻,明明翻来覆去只有三招,却让炎赫渊使出了千变万化之感,明千幕力量上已占不到便宜,又没有与炎赫渊两败俱伤的觉悟,渐渐陷于被动,身上更是多出挂彩,让他不得不祭出一剑三阶宝甲护体。

    然而穿上了三阶宝甲的明千幕不但未扳回劣势,反而气势上更加被炎赫渊压制,哪怕炎赫渊身上的战甲在他的反击下已经彻底报废,炎赫渊却依然打法凶狠,一副不惜两败俱伤的拼命架势……

    “混账!”

    被炎赫渊逼到这种程度,明千幕终是忍无可忍,仗着自己宝甲在身,而炎赫渊身上的战甲已废,明千幕终于舍身与炎赫渊硬拼了一招……

    明千幕一剑刺中炎赫渊胸膛,原本以为这一剑定能将炎赫渊刺个对穿,却不曾想剑尖仿佛扎在一个柔韧性极强的物体之上,根本无法寸进丝毫。

    挥剑一挑,炎赫渊已经报废的战甲被明千幕一剑挑开,内里的劲装也被划拉出一道长长的口子,然而他暴露在外的胸膛上居然仅仅只有一道划痕,这一剑居然连他的皮肤也没有化开……

    “嘭!”

    与此同的,明千幕的左肋也狠狠承受了炎赫渊的“奔雷”一剑。

    绝世好剑斩在明千幕左肋,饶是拥有三阶顶级的宝甲护体,强蛮的冲击力依然透甲而入,疼得明千幕连抽冷气,他甚至感觉到有两根肋骨出现了裂纹……

    明千幕忍痛后撤,目光紧紧的盯住炎赫渊,惊骇道:“三阶体魄?”

    炎赫渊淡然一笑,胸膛上那道剑痕眨眼间已经恢复如初,仿佛从未曾中过剑一般。

    “痛快,再来。”

    炎赫渊干脆扯掉残破的战甲和上衣,再次挥剑而上。

    此刻的明千幕已经再无斗志,对方虽然刚刚突破超凡境,但却对力量掌控入微,发挥出的威力不弱于已经踏入超凡中期的自己,而且他还拥有三阶体魄和强悍的治愈能力,在不动用四阶甚至是五阶法宝的情况下,自己根本不可能赢他,甚至可能被他活活耗死……

    原本以为明千幕全力出手,炎赫渊败亡已成定局,谁曾想炎赫渊居然临阵突破,也达到了超凡境,想到当初炎赫渊说“需要靠丹药才能突破超凡的都是废物”,亓官鳯瑞脸上就火辣辣的疼。

    余墨见炎赫渊重新扳回劣势,心中亦是骇然,想到当初炎赫渊说要斩杀自己,他虽心存忌惮,但更多的却是忌惮刀锋浩然,谁能料到炎赫渊居然隐藏了实力,他居然还是一个三阶的体修,一个拥有自愈能力的三阶体修,这样的实力杀他一个不善战斗的超凡境丹师已是绰绰有余。

    如今回想起炎赫渊当初的眼神,余墨顿时有种捡回一条老命的后怕感……

    “原来这小子隐藏的这么深,难怪有勇气接受明千幕的挑战了,三阶体魄,再加上自愈能力,这本身已是利于不败之地,就算是我对上他都不敢说有必胜把握。”炎赫渊转危为安,甚至已经稳操胜券,刀锋浩然终于放下心来。

    刀锋中正也道:“是啊,我就说一位堂堂治愈师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修为,原来他之前都把心思用在了练体上。”

    忽然想到什么,刀锋中正微微一愣。

    刀锋浩然注意到大哥的异常,问道:“大哥,怎么了?”

    刀锋中正看向刀锋浩然:“这小子……发财了。”

    刀锋浩然反应过来,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朗声笑道:“好小子,不但让明千幕免费做他的磨刀石,还坑了他一批宝物,我看明千幕那小子如何回去交代。”

    刀锋中正呵呵笑道:“此子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哈哈……”

    周围其他堂主和长老不解这二位为何如此失态,纷纷梁投来诧异的目光,亦安忍不住询问,心情大好的刀锋浩然将炎赫渊与明千幕打赌的事情一说,一众长老顿时激动起来,特别是那些已经达到超凡巅峰的,原本还因为老祖拒绝了这门婚事,想着那些绛宫丹也泡汤了,谁料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炎赫渊能打败明千幕,那些丹药就会落到炎赫渊手中,炎赫渊如今不过刚刚突破超凡,他距离使用绛宫丹的日子还早得很,那么这些绛宫丹他们便有希望了……

    “黄长老,加油,老夫支持你……”

    “对,黄峥,加油,让明千幕知道我霸刀谷的厉害。”

    “黄峥,为了莎瓦娜,你一定要赢。”

    “黄供奉,加油……”

    “黄长老……”

    “黄兄……”

    忽然之间,长老席一下沸腾起来,无一例外的都是超凡巅峰和超凡后期的长老在为炎赫渊呐喊助威,这些修为达到超凡巅峰的长老无一不是各堂各部的上层人物,见到自家堂主和长老都开始为炎赫渊呐喊助威,下面的这些弟子当然也不能闲着,一时之间,竞技场一片沸腾,为炎赫渊欢呼加油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竞技场……

    包房内,尹语堂知道大势已去,如果炎赫渊只是普通的练体3阶和超凡修士明千幕尚且还有获胜的希望,然而炎赫渊还是一位治愈师,他自愈能力惊人,在限制只能使用三阶法宝的情况下,明千幕毫无胜算,继续打下去只会让明千幕输的更加难看……

    “刀锋兄,你这可做的不地道啊,让一个三阶练体的治愈师跟明千幕打赌,这不是明摆着坑他吗?”尹语堂看似一脸轻松的说道。

    刀锋恺霆撇了尹语堂一眼:“别说我不知道黄小子还隐藏着这么一手,就算知道,那也是明千幕自己向黄峥发起的挑战,怨不得别人。”

    尹语堂笑道:“是啊,明千幕从小深受太后宠爱,一直以来顺风顺水,从未吃亏,难免滋生骄纵之情,经此一事让他长长记性,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刀锋恺霆微微颔首,说道:“你能这样想最好。”

    “让明千幕认输吧,不出十招他便会败,现在认输还能输的体面一些。”

    尹语堂看向竞技场,果然,明千幕再次被炎赫渊一剑劈中肋骨,这一次明千幕显然伤的不轻,手捂左肋连连后退,身上的宝甲也已经黯淡无光,显然也到了崩溃边缘……

    竞技场上的明千幕亦知道如今败局已定,除非他祭出空间戒子中的五阶圣剑,否则今日必败无疑……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无视规则祭出神剑斩杀炎赫渊之际,脑海中传来尹语堂让他认输的传音。

    明千幕脸色阴晴变化,最终还是决定听从师父的命令,主动认输……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