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39章:帝释天
    身为神州之主,真要倾举国之力查找一个江湖门派,哪怕是天门也无所遁形。

    两天之后,天门的相关消息已经放在了龙案之前,只是此刻坐在龙椅后的不是皇帝,而是炎赫渊。

    看罢下面传来的奏章,尽管其中对天门的描述还不如炎赫渊知道的多,但其中记录了天门和问天寺的地点,有这些便已经足够了。

    合上奏章,炎赫渊对一旁静候差遣的皇帝道:“很好,既然已经找到天门所在,我便就此告辞了,你好自为之。”

    此刻的皇帝气质与之两天前已经截然不同,如今的皇帝身上除了一股天家威严,更有一股高手风范,昨日炎赫渊已经帮他筑基成功,加上服用了一枚血菩提,如今的皇帝已经算得上一流高手可。

    “不知仙师何时归来?”皇帝跟在炎赫渊身后恭敬问道。

    炎赫渊道:“我事情一了便会离开,这方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对我有用的东西,我应该不会再回来。”

    不去理会有些失落的皇帝,炎赫渊踹醒缩在门口睡觉的缚狐,跨坐其上,扬长而去……

    ……

    在皇帝为炎赫渊打听天门下落的两天时间,炎赫渊喂了数颗养气丹和血菩提给缚狐,终于让它突破到三阶大妖,不仅身后又长出一条狐尾,力量和速度更是大副提升,一路翻山越岭,当天夜晚便带着炎赫渊来到了问天寺……

    “施主,你真要借用本寺圣物——梵天圣杖?”

    问天寺内,主持圆觉大师亲自接见了这位深夜来客。

    炎赫渊颔首:“不错,我要去天门。”

    圆觉口宣佛号:“阿弥陀佛!天地人界早定,浑世凡人实不宜逾越本分妄登天门……”

    炎赫渊不屑冷笑:“蝼蚁一般,也敢在我面前妄称为天,我今天便是要去天门会一会帝释天,看看他是否敢在我面前自称为天。”

    圆觉闻言大惊:“施主休得妄语,岂敢对天不敬,小心遭受天谴。”

    炎赫渊已是不耐,正要打发了这和尚,却忽然感应到有人靠近,缚狐亦向着来人之处做出警戒。

    “嘿嘿,圆觉,炎仙师岂是你口中的浑世凡人,退下吧,帝释天要见他。”

    一个满脸油彩涂成脸谱的黄衫怪客忽然出现,似笑非笑的看着炎赫渊。

    “神官?”炎赫渊望向来人。

    神官点头道:“看来皇帝还真查到了不少东西,没错,我就是神官,炎仙师不是要见帝释天吗?那就跟我来吧……”

    神官施展绝顶轻功,有心想要试探炎赫渊实力,却没想到炎赫渊坐下异兽速度奇快,无论他如何提速都甩不掉他,最后只能放弃,老老实实的将炎赫渊带到帝释天面前。

    “主人,炎赫渊带到。”

    距离问天寺十里之外的一处大山,这里常年冰雪覆盖,人迹罕至,帝释天藏身玄冰之中,并未以真面目和炎赫渊见面。

    “炎赫渊,你终于来了,幸会,幸会!”玄冰之中,帝释天的声音悠悠传出,视乎对炎赫渊的到来甚感惊喜。

    炎赫渊翻身越下缚狐背上,来到玄冰前十步之外站定,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徐福,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时间宝贵,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欲请你一起屠龙,不知你意下如何?”

    “什么?”徐福闻言大惊,想不到炎赫渊一开口就将自己的所有秘密一语道破,他不但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连自己想要屠龙的秘密也知晓。

    “难道他真是天上的仙人不成?”有一瞬间,徐福脑海中竟然冒出了这个想法,但是这个荒缪的想法很快又被他抛诸脑后,他猜测炎赫渊一定也是服用了某种长生不老的宝物,这才修炼出如此强大的实力,更是从这千百年的蛛丝马迹中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本座身份?”既然已经被炎赫渊道出身份,徐福也不再隐瞒,反而开始打听起炎赫渊的身份来历。

    炎赫渊道:“我是谁你无需过问,我此来只是邀你一起屠龙,你只需回答是否愿意即可。”

    “放肆,怎敢对帝释天如此不敬,还不快跪下求饶。”神官见炎赫渊如此放肆,在一旁怒声呵斥。

    炎赫渊未有反应,徐福先呵斥道:“大胆,炎仙师乃是本座贵宾,岂容你等蝼蚁不敬,还不快滚。”

    说完,玄冰之中探出一道玄冰大手,一掌隔空拍飞神官,神官口吐鲜血,眼中满是惊骇,不敢在此多留,转身就走。

    炎赫渊知道,徐福此举其实是不想让神官知道太多秘辛。

    果然,神官走远,徐福又道:“现在没有这些碍眼的蝼蚁了,不知炎兄能否以诚相待,毕竟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而我却对你一无所知,如此我怎么放心与你合作?”

    炎赫渊道:“你藏身玄冰,这便是你所谓的以诚相待?”

    徐福哈哈一笑,周身玄冰立刻崩裂,露出徐福本来面貌,他表情一片祥和,却面泛光泽,有一种即使当今皇上也难及的尊贵气度。

    “现在能否告知老夫你的身份了呢?”徐福走出玄冰,含笑注视着炎赫渊。

    炎赫渊道:“知道我的身份对你没什么好处,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了,痛快地给我一个答复吧,是否愿意助我屠龙?”

    炎赫渊的霸道终是让炎帝释天不喜,脸色亦渐渐沉了下来:“阁下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以老夫的身份为何要帮你?”

    炎赫渊道:“这不是请求,你帮不帮我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我不知道龙岛所在的具体位置,这才请你做个向导,如果你不愿意一同前往也无所谓,告知我龙岛位置即可。”

    徐福沉声道:“还是那句话,本座凭什么告诉你?”

    炎赫渊道:“你屠龙无非是不想其他人透过龙元而得到不死之身,我将龙元取走,你便能够永绝后患,何乐而不为?”

    徐福冷笑:“若是让你得了真元,本座岂不是更加寝食难安?”

    炎赫渊道:“难道你认为我是你的威胁?”

    徐福道:“难道不是吗?”

    炎赫渊道:“当然不是,恕我直言,以你的实力还不配成为我的目标。”

    “狂妄!”

    徐福冷哼一声,眼神中爆发出一道深寒的寒光,寒光如剑,直刺炎赫渊双目。

    四目相对,炎赫渊骤然感觉双目一寒,一种寒气自心底生出,而徐福此刻脸上亦浮现傲然笑意。

    “我虽不知你如何能够御使天雷,更不知道你从何知悉我的真实身份,但若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本座你就大错特错了,本座的实力不是你能理解的……”

    “是吗?”

    徐福还在自吹自擂,炎赫渊体内无相炼神诀已经施展便已经将体内寒气驱除,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双眸中同样迸发一道寒光,徐福心头一惊,再想抵抗已经晚了,此刻徐福识海之中忽然出现一头狰狞凶兽,这头凶兽穷凶极恶,向着识海中的徐福虚影吞噬而来,徐福施展浑身解数亦无法将它驱逐,最后还是这头凶兽元气耗尽,自己消散,他才得以摆脱。

    发生在神魂识海中的战斗只在一瞬间,徐福此刻再看炎赫渊的眼中已经充满忌惮,这泰然自若的年青人实力已不在自己之下……

    其实,徐福是不原承认这年青人比自己更强,千百年来的无敌已经让他养成了天下唯我独尊的性格,不接受任何人比他强大的事实,哪怕真有人拥有比他更强的力量,他也能用“岁月”这件究极杀器打败对方,只是,眼前的年青人太过诡异,“岁月”真的可以战胜他吗?

    “如果你在全盛时期或许还能让我忌惮几分,但武无敌应该把你伤的不轻吧?你既然直到如今也未能完全恢复,难怪这些年来你始终潜伏不出。你确定要与我一战?”

    炎赫渊戏谑的看向徐福,而此刻的徐福心中的震撼已经无以复加,炎赫渊似乎无所不知,自己在他面前就仿佛没有任何秘密一般。

    “你究竟是谁?”徐福再次问道。

    炎赫渊缓步上千,徐福竟不自觉微微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彻底击垮了他心中的自信,这一刻他明白,如果自己跟炎赫渊一战——他必败无疑。

    尽管及时止住了后退的脚步,面上也为露出任何胆怯,但在气势上他已经彻底被炎赫渊碾压。

    炎赫渊在距离徐福三步的地方停下脚步,紧紧注视着他问道:“同样的问题我不想再问第三次,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徐福故作轻松的道:“不好意思,我对龙元没有兴趣,如果你感兴趣可以自己去,但我要提醒你,现在距离惊瑞之日为时尚早,若你现在去屠龙,恐怕难以成功。”

    炎赫渊傲然道:“这便是我跟你的差距所在,我要屠龙,只看心情,不挑时间。”

    徐福沉默片刻,朗声笑道:“希望你在面对神龙的时候还能保持今日的豪气。”

    说完,徐福转身,以背后山崖为布,以真气为笔,画出一副庞大地图,地图一直从中原延伸到海外某处小岛……

    最后一笔落下,帝释天负手而立,背对炎赫渊道:“这便是通往龙岛的地图,希望你无论屠龙是否成功,我们以后都能井水不犯河水。”

    炎赫渊别有深意的道:“放心,只要你不主动找我,我们以后不会再见。”

    跨上缚狐,炎赫渊扬长而去,他并不担心帝释天会拿假地图骗他,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这种小把戏全无意义……

    看着远去的炎赫渊,帝释天眼中寒光冷冽:“狂妄无知的家伙,我便要看看你如何屠龙……”

    冷哼一声,帝释天背后的山壁立时崩塌,将他刚才所画的龙岛地图摧毁殆尽……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