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37章:言出法随
    直到第二天天光大亮,缚狐才吸收完海眼贝精的能量醒来,如今它的血脉枷锁已经打开,只要能量足够,它便能顺利进化到三阶妖兽。

    炎赫渊手中还有现成的丹药和血菩提,但他还要赶路,现在自然没时间让缚狐升级,骑上缚狐,炎赫渊直逼皇城……

    皇宫,他不仅是皇帝的住所,更是皇权的象征,这座在凡人看来宏伟威严的宫殿在炎赫渊眼中却是不值一提,对于这个世界的皇权他更是没有丝毫敬畏之心,为了早点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直闯皇宫,当面向当今皇帝询问龙冢所在……

    皇帝批阅完最后一本奏章,起身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一旁伺候的曹公公端来一杯参茶递给皇帝:“皇上勤朕爱明,真是神州百姓之福,但皇上也要保重龙体,切莫太过劳累啊。”

    皇帝接过参茶轻抿一口,放下茶杯叹息道:“近年来天灾频频,百姓苦不堪言,武林之中又豺狼当道,朕又如何能有丝毫懈怠?对了,击杀雄霸之人可曾找到?”

    曹公公道:“回皇上,据探子报,最后一次见到炎赫渊是在乐山大佛,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要去凌云窟。”

    皇帝看似自言自语道:“凌云窟,他去哪里干嘛?”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回答了皇帝的问话:“听闻凌云窟附近时有凶兽火鳞为祸,经常出现烧毁村庄,吞噬活人,我去是为百姓除害,灭杀了那头盘踞在凌云窟内的火麒麟。”

    “是什么人?”

    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皇帝和曹公公一跳,二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英气逼人的黑衫青年正迈步而入,在他身后跟着一头羊头狐身的异兽,这异兽体大如马,头生六耳,背上还配有鞍具,显然是一匹坐骑。

    看到羊头狐身的缚狐,皇帝立刻猜出了炎赫渊的身份,说道:“你就是斩杀了雄霸的炎赫渊?”

    炎赫渊点头:“正是。”

    曹公公厉声喝道:“大胆炎赫渊,竟敢擅闯皇宫禁地,来人,来人啊……”

    皇帝却是抬手阻止了曹公公:“曹公公,炎少侠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证明那些侍卫拦不住他,只是炎少侠,不知道你把我那些护卫怎么样了?”

    炎赫渊道:“没将他们如何,只是施展了一些障眼法让他们看不到我。”

    果然,门外立刻冲进来一队护卫,但他们却好像根本看不见炎赫渊和缚狐,对皇帝恭声道:“陛下有何吩咐。”

    皇帝看了看这些护卫,又看了看神态自若的炎赫渊,摆手道:“无事,你们都退下吧。”

    侍卫退下,曹公公一脸惊骇,皇帝不愧是神州之主,气魄不凡,只是颇感惊奇道:“听闻炎少侠能够召唤天雷杀人,今日又见到这等神通,难不成炎少侠是修道仙师不成?”

    炎赫渊也不否则,淡然道:“陛下可以这么理解。”

    “曹公公,赐座、奉茶,难得炎仙师来找朕,朕要和炎仙师好好聊聊。”

    二人相对而坐,皇帝并未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势,对炎赫渊的态度可可谓亲和。

    “陛下,炎某冒昧前来其实是有一个不情之请。”炎赫渊直接了当开口。

    皇帝道:“哦,不知炎仙师所求为何,且说来听听。”

    炎赫渊道:“我想要龙冢内的轩辕剑和龙骨,还请陛下带我去一趟。”

    “大胆。”

    听了炎赫渊的话皇帝和曹公公都是一惊,皇帝城府极深,尚且能够压住心中惊怒,曹公公却是已经大喝出声。

    炎赫渊眉头微皱,双目扫向曹公公,冷声道:“刮躁。”

    一股极度的恐惧袭上曹公公心头,骇的他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他这才想起眼前这人并非常人,而是能够一剑御雷斩杀雄霸的绝世凶人,自己怎赶在他面前耍威风,这岂不是找死吗?脸色立时变得惨白。

    皇帝也回过神来,深知眼前之人不是能够强硬对待的主,压下内心的惊怒道:“还请炎仙师息怒,朕稍后定会惩处这不懂规矩的奴才。”

    炎赫渊目光落在曹公公身上,冷笑道:“我看他不仅是不懂规矩吧。”

    皇帝神色微变:“炎仙师这是何意?”

    炎赫渊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问道:“曹公公,你和无神绝宫的绝无神是何关系?”

    炎赫渊的声音如同魔音灌脑,曹公公明知绝不能说,但还是如同着魔一般将实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皇帝听完神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曹公公,痛心疾首道:“曹公公,枉朕对你不薄,想不到你尽是东瀛绝无神派到朕身边的奸细,难怪你对龙冢之事如此上心,原来是想帮绝无神盗取龙脉,谋夺我神州江山。”

    曹公公一脸死灰,赶紧磕头求饶道:“陛下息怒,这些并非奴婢的本意,是绝无神逼奴婢的,奴婢不敢啊……”

    “混账!来人,将这贱婢给朕打入天牢……”

    “皇上,饶命,饶命啊……”

    曹公公被侍卫拖走,如今御书房只剩下皇帝和炎赫渊两人,皇帝起身拱手一拜:“多谢炎仙师提醒,为我神州免去一场浩劫。”

    炎赫渊道:“神州大地地大物博,向来都是各方势力觊觎,陛下真以为凭借所谓的龙脉就能镇守神州不失?”

    皇帝看向炎赫渊:“炎仙师此话何意?”

    炎赫渊淡淡道:“力量……神州若是没有足以震慑八荒的力量,始终都是他人眼中的一块肥肉,今天是绝无神,明天可能是绝无魔……要想保神州不失,唯有陛下自己掌握足矣横扫八荒的力量才能让各方宵小不敢觊觎。”

    皇帝诚恳道:“请炎仙师教我。”

    炎赫渊道:“很简单,我要取走神州龙脉和轩辕剑,我传你至强功法,让你拥有镇守神州的强大力量。”

    皇帝闻言大惊:“什么?你要夺我龙脉?此事万万不可,如果失去龙骨,神州从此就会万劫不复……”

    “呵呵……”炎赫渊冷笑道:“枉你身为一国之君,却不知道只有掌控了真正的力量才能掌控一切,我且问你,若我给你留下龙脉,却带走你百万雄兵,你可能守住这神州江山?”

    皇帝心中生起一种不好预感:“你此话何意?”

    炎赫渊并未答话,而是用实际行动向皇帝证明什么是绝对的力量。

    “跟我来。”

    炎赫渊的声音变得飘渺空灵,带着一种让皇帝无法抗拒的魔力,身体不受控制的跟随炎赫渊来到大殿之外,这让他心中惊骇无比,然而接下来让他更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炎赫渊带着皇帝走出御书房,让缚狐解除障眼法,在场的侍卫见皇帝身旁凭空出现一人一兽纷纷大惊,有人高喊一声护驾,一众护卫纷纷拔剑上前。

    只听炎赫渊飘渺空灵的声音响起:“臣服。”

    言出法随,只有圣人才能拥有的强大神通,能够让那些意志不坚,神魂不够强大的人无条件的服从施术者的命令行事。

    炎赫渊所施展的言出法随虽然不是圣人神通,但却是有着同等效果的强大神魂法术,以他宗师级的神魂施展,这些凡人岂能抵挡,刚才还要上来护驾的大内侍卫纷纷单膝下跪,竭诚的抱拳行礼。

    “我等臣服。”

    皇帝见此已经再不能保持镇定,惊骇的看向炎赫渊:“怎会如此?”

    炎赫渊神态自若的看向皇帝:“我一声令下,苍生臣服,这便是力量,你还认为守着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州气运能够保住神州江山?”

    亲眼见识了炎赫渊这等仙家手段,皇帝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面对这样的人,他根本毫无一丝抵抗之力。

    炎赫渊继续道:“我若愿意,也能让你乖乖臣服,但我行事自有我的规矩,我要取你龙脉便会赐予你比虚无缥缈的龙脉更能守护神州的至强力量。”

    “现在,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主动献出龙脉,我赐予你能够永恒传承的真正力量,亦或让我教你认清现实,龙脉是强者的气运,而非神州之主的气运。”

    炎赫渊行事霸道,看似给皇帝两个选择,但实际上他根本没得选……

    皇帝苦笑:“我还有选择吗?只是我不明白,既然你对神州大地没有兴趣,为何又非要龙脉呢?”

    炎赫渊笑道:“等我见到龙脉,我自然会告诉你。对了,如果龙脉并非我想的那样东西,我便不会取它,但我依然会传你力量。”

    皇帝别无选择,颔首道:“仙师想什么时候去龙冢?”

    炎赫渊道:“我在这方世界停留时间有限,现在就去吧。”

    炎赫渊随口一句却让皇帝捕捉到一条惊天信息,惊骇的看向炎赫渊……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