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35章:天下乱、麒麟死
    炎赫渊击杀雄霸,孔慈誓向炎赫渊复仇,然而整个天下会却没人肯帮她,若不是还有秦霜、步惊云和聂风三人压着,恐怕天下会早已大乱。

    “云,是不是连你也不愿帮我阿爹报仇?”

    孔慈见步惊云沉默不语,悲愤的质问。

    步惊云上前拉住孔慈的手安慰道:“小慈,你先冷静,那个男人的强大是你无法想象的,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杀得了他,想要报仇,我们必须先学会隐忍。”

    孔慈一把挣脱步惊云的手,目光在秦霜、步惊云、聂风三人脸上扫过:“贪生怕死,亏我阿爹把你们当亲儿子一样,你们不肯为我阿爹报仇,我自己去。”

    秦霜和聂风赶紧拦住孔慈。

    秦霜道:“小慈,不是我们不愿意为师父报仇,而是那个男人真的太强了,他能驾驭天雷杀人,仅凭我们三人根本杀不了他,想要杀他,只有依靠整个天下会的力量才有可能,但师傅一死,各地分舵的头目都蠢蠢欲动,那些天下会的敌人也会乘机反扑,如果我们不先稳定局势,一旦天下会分崩离析,我们就彻底没有报仇的机会了。”

    聂风也道:“小慈,你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为师父报仇,但云师兄和秦师兄说的对,现在我们还没有报仇的能力,现在去就是送死,我们死了,师父的仇还怎么报?当然,你若一定要去,我就陪你去,大不了一死,就当还了师父的养育之恩。”

    “风师兄……”孔慈虽然被三人说服,但心中的悲伤却无法控制,投入聂风怀中痛哭流涕。

    步惊云在一旁看着二人,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

    雄霸已死的消息一天之内迅速传遍天下,各方势力蠢蠢欲动……

    某座小县城,中华楼内院禁地,一阵苍凉的胡琴之声萦绕,剑晨正在院内练剑,忽然见到一只白鸽飞来,他立刻收起长剑,将白鸽接住。

    取出绑在鸽腿上的纸片看了一眼,剑晨神色微微变,立刻返回屋内。

    “师傅,雄霸已死。”

    琴声嘎然而止,但片刻之后方才再次响起……

    “二十年前,我力挫各大门派,导致武林萧条,虽名扬天下,却遗憾至今。如今天下会一统江湖,雄霸纵心狠手辣,亦令各派不复争斗,维持片刻的和平……”

    “如今雄霸一死,群龙无首,天下必将大乱,届时生灵涂炭,非我所愿看到,看来为师要出门一趟了……”

    无名一曲弹罢,缓缓起身,覆手立于窗前。

    剑晨知道师父怜悯苍生,抱拳请缨,欲为无名分忧:“师父,您隐居已久,恐怕不便露面,此行不若由晨儿代劳。”

    无名缓缓转身,颇感意外的看向剑晨。

    剑晨目光坚定,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常人难及的独有自信。

    无名微微颔首:“也好,此行你只要找到杀雄霸之人,看看他究竟有何目的,切不可与他正面冲突,另外,若雄霸三徒能够稳定江湖局势自然最好,届时若有必要,你也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

    “是。”剑晨抱拳领命。

    无名又道:“此去不易,你就带着英雄剑同往,必定有所帮助……”

    ……

    乐山大佛,凌云窟外。

    炎赫渊驾驭缚狐当天就赶到了这里,立于凌云窟外,缚狐似乎能够感应到藏匿其中的火麒麟气息,不安的用蹄子踢踏着地面。

    炎赫渊轻拍了一下缚狐的耳朵,没好气道:“有我在这你怕什么?还不快释放你的气息把他给我引出来。”

    火麒麟乃是风云世界四大瑞兽之一,哪怕风云位面的灵气比之圣域判若云泥,火麒麟在这方世界的成长有限,无法和圣域中真正的神兽麒麟相提并论,但毕竟拥有神兽血脉,妖兽间的血脉压制依然让嗅到火麒麟气息的缚狐不敢越雷池一步,停留在凌云窟洞口不敢靠近,炎赫渊一巴掌拍来,缚狐这才醒悟,自己背上可是还坐着一位比神兽更为可怕的存在,对神兽血脉的恐惧远远不及隐藏在这个人类体内的神秘凶兽,委屈的咩咩叫唤两声,缚狐终于鼓足勇气,释放出自己的妖兽气息迈入了凌云窟……

    在其他妖兽的领地释放出自己的气息,这对妖兽来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如果你是同等级别的妖兽来抢地盘也就罢了,一个低等级的妖兽却在一个高等级的妖兽领地噬无忌惮的释放气息,这就是对高等级妖兽的羞辱了,赤裸裸的找死行为。

    原本在凌云窟深处沉睡的火麒麟感受到缚狐的气息立刻惊醒,追寻着这股气息冲了过去,他要将这个胆敢闯入自己地盘的家伙撕成碎片,正好它已经好久没有进食了,拿这家伙打打牙祭也不错……

    “吼!”

    还未等缚狐进入凌云窟深处,一声愤怒的咆哮就从山洞深处传来,炎赫渊和缚狐已经隐约感觉到空气变得炙热。

    缚狐脚下一停,想要后撤,却被炎赫渊一把揪住耳朵,这才乖乖停下脚步。

    “吼!”

    又是一声怒吼,火麟乍现,未有丝毫犹豫,直接扑杀向闯入自己地盘的一人一兽。

    火麒麟优先攻击的便是这头羊首狐身的异兽,至于一旁的人类,火麒麟根本未将之放在眼内。

    火麒麟凶猛扑杀而来,缚狐别无选择,四蹄一蹬,垂下脑袋迎着火麒麟冲撞过去。

    轰——

    两头凶兽狭路相逢,火麒麟一爪便将缚狐拍飞,自己仅仅向后退了两步。

    “吼——”

    示威般的向着卷曲在地瑟瑟发抖的缚狐发出一阵咆哮,火麒麟又将目光投向炎赫渊。

    炎赫渊通过火麒麟刚才的一击已经大概判断出火麒麟的实力,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灵气真的太过匮乏,就连火麒麟这等拥有神兽血脉的顶级妖兽都只有这点力量,真是可悲。

    面对猛扑向自己的火麒麟,炎赫渊双目一横,栖身而上……

    背后逆生命之树骤然乍现,紫色的符纹丝线迅速弥漫向整个右臂,炎赫渊整条右臂立刻生成一套铠甲,被混沌魔甲覆盖的一拳狠狠击出,火麒麟还未咬到炎赫渊,腹部便中一一拳……

    “山崩式。”

    恐怖的力量足可崩山裂地,洞内顿时爆发出轰雷般的巨响,火麒麟已被轰上洞顶,将洞顶撞击出一道巨大的凹陷。

    中招后的火麒麟直坠地面,即使浑身披有刀枪不入的鳞甲,亦要咯血,可见炎赫渊这一拳何等恐怖。

    火麒麟受伤非轻,原本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缚狐乘机发动偷袭,坚如精金的羊角狠狠撞向刚刚爬起的火麒麟,再次将火麒麟撞飞出去。

    “吼……”

    火麒麟悲愤的惨嚎震徹整个山洞,狡猾的缚狐却是趁他病要他命,对重伤虚弱的火麒麟展开疯狂的攻击,最终将这头生长在风云位面空有神兽血脉却没有神兽实力的神兽火鳞轰杀……

    “咩……”

    轰杀了神兽火麒麟,缚狐仰头发出一阵兴奋的“咆哮”,只是他那和绵羊一般无二的“咩咩”叫声听起来毫无威慑,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炎赫渊一巴掌将这头陶醉在击杀神兽而自信心膨胀的贱羊抽醒,没好气的道:“这山洞之内还有一把白露打造的至寒宝刀,你去给我把它找出来,对了,应该还有麒麟血孕育出的血菩提,你也一并帮我找来。”

    说完,炎赫渊从空间戒子中放出小缚狐,让这对母子两一起去给为他收集血菩提。

    小缚狐如今才一个多月,但被莎瓦娜养了十几天,每天灵草灵果喂着,长得极快,肥嘟嘟的极为可爱。

    小缚狐刚一出现,似乎感应到火麒麟的气息,一下就蹦到了炎赫渊怀中寻求保护,当看到火麒麟已死,它又跳了下来,本能的去舔舐火麒麟流出的兽血。

    这可是神兽的兽血,对于低阶妖兽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炎赫渊上前一把将小缚狐拎了过来,取出两个小篮子挂在小缚狐身上,看向缚狐警告道:“血菩提原封不动的给我带回来,若敢私吞,小心我宰了你家小羊烧烤。”

    小缚狐听不懂炎赫渊的话,还以为炎赫渊是送了他一套和妈妈一样的鞍具,屁颠屁颠的围着炎赫渊欢快的跳跃。

    缚狐灵智极高,能够听懂炎赫渊的意思,赶紧叼起小缚狐深入洞穴去收集炎赫渊要的那些东西……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