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34章:炎赫渊不是人
    “步惊云,绝世好剑我收下了,但他毕竟也是你父亲毕生心血打造,作为补偿,我传你一套功法。”炎赫渊先为步惊云治愈伤口,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其眉心,一部炎家外门弟子的淬体功法直接印入步惊云脑海。

    脑海内凭空多出一套功法记忆,步惊云震惊无比,惊骇的看向炎赫渊:“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你无需知道,对这个世界而言我只是一个过客,步惊云,好自为之吧。”

    炎赫渊并未回答步惊云的疑问,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去,与此同时束缚着步惊云双脚的岩石藤蔓也随之瓦解,步惊云重获自由,但他却不敢再阻难炎赫渊,脑海中那套功法隐约预示了炎赫渊的身份,他不是凡人能够对抗的存在……

    ……

    文丑丑逃出剑冢,引来大量天下会弟子围剿炎赫渊,但炎赫渊目的达成,自然没必要与这帮喽啰浪费时间,直接从空间戒子中放出缚狐,骑上它迅速撤离。

    一些凡夫俗子,根本无法抵御缚狐的精神幻术,炎赫渊所过之处,这些天下会弟子如同被施展了定身咒一样,全部呆立当场,直到缚狐远去,方才如梦初醒……

    一路畅通无阻,直到来到三分校场,秦霜和聂风亲自带人在此拦截,这才将缚狐拦下。

    原本炎赫渊以为此刻的聂风还不足以对抗缚狐的幻术攻击,但为何未曾想到聂风仅仅失神了片刻就会过神来,风神腿施展,将正从他身旁经过的缚狐逼退。

    “哦?冰清诀吗?”炎赫渊颇感意外,毕竟此刻的聂风不过相当于筑基期的修为,居然能够凭借家传的冰心诀从二阶妖兽的幻术攻击中清醒过来,不愧是拥有这方世界“主角光环”的天地宠儿。

    然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哪怕有这个世界的天道护佑,聂风也不可能战胜炎赫渊。

    聂风一声狮子吼震醒众人,与大师兄秦霜联手对炎赫渊发动攻击,然而两人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武功招式皆和炎赫渊相差甚远,面对二人凌厉的攻击炎赫渊始终坐在缚狐背上一动未动,轻描淡写间就将二人攻击一一化解。

    “滚开!”

    炎赫渊双掌齐出,与秦霜和聂风拳脚硬撼一击,将两人震的吐血飞出,而始终藏在暗处的雄霸看准时机,蓄势已久的三分归元气轰击而出……

    眼看元气光球就要轰在炎赫渊身上,其坐下缚狐却是脑袋一扭,直接以卷曲的羊角撞向了三分归元气。

    一阵气浪席卷,缚狐被震的向一旁连退数步,雄霸的功力堪比出尘。

    “雄霸,我说过不会插手你的事情,你这是何意?”炎赫渊目光投向天下会解剑碑下的雄霸。

    雄霸凌厉的目光在缚狐身上打量一番,这才对炎赫渊道:“炎赫渊,老夫好心让云儿带你去剑冢取剑,你却突然偷袭打伤了他,这便是不把老夫放在眼里。”

    “今天老夫决定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绝世好剑,发誓永远效忠老夫,老夫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命。”雄霸缓步走下台阶,气势逼人的凝视炎赫渊。

    炎赫渊冷笑一声:“雄霸,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认为自己杀得了我。”

    雄霸仰头大笑,傲然道:“天下之大,唯剑圣可堪一战,你区区一个无名小卒,我如何杀不得你?”

    炎赫渊微微摇头,不屑道:“井底之蛙,焉知宇宙浩淼,我本不欲横生枝节,你却偏偏不知死活,也罢,我便赐你一剑,让你知道自己何等渺小。”

    “无知、狂妄。”

    这便是雄霸听了炎赫渊的话后对他做出的评价。

    然而,当炎赫渊祭出绝世好剑,向来自负无比的雄霸终是感觉到一股莫名压力。

    眼前那坐在异兽背上,始终神态自若的年青人在手握长剑之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不……应该说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柄剑,一柄锋芒毕露,舍我其谁的霸道之剑。

    “雄霸,接我一剑。”炎赫渊淡然开口,手中绝世好剑缓缓举起……

    雄霸自觉整个人被一股剑意锁定,无论他如何躲避也不可能躲过炎赫渊这一剑,浑身真气爆发,他要以尚未大成的三分归元气硬拼炎赫渊这一剑……

    “轰隆!”

    随着炎赫渊一剑斩下,晴朗的天空中忽然一声雷霆炸响,一种极端的心慌恐惧自雄霸内心涌现,然而已经来不及让他做出任何反应,他已经在听见那道雷声前被雷霆击中……

    惊天式,炎家神罚八式之一,引动天雷轰击敌人,往往当敌人听到雷声的时候他已经中招。

    全场寂静,所有人看着场中那道焦黑的人影陷入呆滞,他们无法相信,一代枭雄雄霸居然就这么死了,被天空中落下的雷霆劈死,任你武功再高,但在天威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你……难道是你?”

    看着变成一团焦炭的雄霸尸体,秦霜猛然惊醒,正是炎赫渊刚才一剑斩下,雄霸才在同一时间被天雷劈中,尽管匪夷所思,但秦霜还是忍不住颤抖的道:“你竟然能够驾驭天地之威?”

    炎赫渊当着这帮人的面将绝世好剑收回空间戒子,淡然道:“我的强大不是你们所能理解的,让开吧,我已经在你们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语气淡然,但听在一众天下会弟子耳中却如同神明法谕,纷纷退避,为炎赫渊让出一条下山的道路。

    然而,却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他一身黑衫,长发飘飘,望向炎赫渊的双目中充满杀意和决绝。

    “你想杀我?”炎赫渊看向拦路的聂风,玩味的笑道。

    聂风眼神坚定,怒视炎赫渊道:“你杀我师父,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岂会轻易让你离开?”

    炎赫渊冷笑道:“雄霸尚且接不住我一招,你自问能否接下?”

    聂风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师父对我有养育之恩,纵然一死,我也要与你一战?”

    “哈哈……不愧是聂风,果然有情有义,不过可惜却是一个认贼作父的傻子。”

    聂风闻言一愣:“你说什么?什么认贼作父?”

    炎赫渊却不答他,自语道:“也罢,我要取你家传宝刀,就当还你先祖一个人情,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好了……”

    炎赫渊翻身而下,双脚落地时一股奇异波动顺着地面向着聂风席卷,当别发察觉到脚下有异,他已经被脚下碎石形成的触手牢牢缠住,而此刻炎赫渊已经伸手按向他的天灵。

    “不要伤我师弟。”

    秦霜无法作势,挥拳攻向炎赫渊。

    两人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炎赫渊仅仅一会手,秦霜便被一股浩然真气扫飞。

    而聂风的反抗亦是徒劳,被炎赫渊禁锢住后伸手按在他天灵之上,将有关雄霸逼迫聂人王比武,拐走颜盈做泄欲工具,因为忌讳泥菩萨的批言而设计让聂风跟步惊云反目成仇,导致孔慈惨死,让麻鹰和蝙蝠在凌云窟毒杀他的画面一一灌输到聂风脑海之中……

    “如果知道这些你还愿意替雄霸报仇,我不介意送你师徒团聚。”

    炎赫渊缓缓收回手来,重新胯上缚狐后背,一挥手,聂风双脚束缚解除,但此刻的聂风大脑却一片混乱,无法相信炎赫渊让他看到的画面都是真的。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你一定是用了妖法想要骗我。”

    聂风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画面,但炎赫渊已经驾驭缚狐头也不回的向着山下而去,他戏谑的声音悠悠传来:“蝼蚁一般,你觉得自己有让我骗你的资格吗?我拿了你家传宝刀,饶你一命算是还你先祖人情,你若找死,尽管来找我就是。”

    眼见炎赫渊越行越远,聂风一咬牙就要追去,一道身影忽然拦住他的去路。

    聂风看向来人:“云师兄。”

    步惊云看了一眼雄霸的尸体,心中百感交集,雄霸杀了他父亲,屠他步家庄满门,他委身雄霸身边就是要伺机报仇,然而他却爱上了雄霸的女儿,如果有朝一日他亲手杀了雄霸,孔慈必定会伤心欲绝,然而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步惊云知道自己终有一天要跟雄霸决裂,想不到雄霸今日却被炎赫渊所杀,他不知道是该为无法亲手报仇而感到失落,还是应该为不用亲手杀死雄霸感到庆幸……

    不管怎么样,雄霸已死,背负在步惊云身上的复仇枷锁终于可以卸下,对步惊云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但聂风却要为雄霸报仇,得到了炎赫渊传授的功法,步惊云才体会到炎赫渊究竟是何等强大的存在,那简直超越了凡人的范畴,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聂风前去送死,认真的道:“风师弟,炎赫渊根本不是人,你不要去送死……”

    ……

    就在炎赫渊下山不久,一只记载了今日一战的信鸽被人从天下会放飞……

    一日之后,这只信鸽携带的消息落到了天门负者收录天下能人异士的神判手中,看过密报,审判亦感震惊,赶紧提笔将此事记录在《搜神册》上……

    “炎赫渊,骑乘六耳羊头狐身的异兽,一剑引动天雷灭杀当世枭雄雄霸,当真是震撼人心,必须赶紧记录下来给帝释天过目……”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