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28章:养神花被劫
    一个小时后,林赏回来,不但没带回炎赫渊要的养神花,反而脸上多了两道鲜红的巴掌印。

    炎赫渊一言不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静静注视着林赏。

    林赏内心惶恐,噗通一声跪倒在炎赫渊面前:“老奴办事不利,请少爷责罚。”

    炎赫渊淡淡道:“这不是我想听的解释。”

    林赏以头触地,战战兢兢的将事情原委道出……

    林赏拿着炎赫渊给他的空间戒子去丹堂换养神花,原本还很顺利,用一枚五阶的空间戒子换一株三阶的养神花当然绰绰有余,丹堂执事爽快的为他换置了养神花,然而就在林赏拿了养神花还没走出丹堂就被御兽堂执事亓官鳯瑞拦了下来,亓官鳯瑞即将冲击超凡境,需要养神花炼制黄庭丹增加突破机率,得知丹堂最后一株养神花刚刚被林赏换走,他便拦下林赏让他交出养神花。

    林赏之前就因为质疑炎赫渊的命令而引起炎赫渊不快,如今急需在炎赫渊面前好好表现,挽回自己在主子心目中的印象,知道炎赫渊要养神花是为了疗伤,当然不敢怠慢,拒绝了亓官鳯瑞的要求,并委婉的告诉他,这是新晋长老拿来疗伤的,实在不能给他。

    亓官鳯瑞却认为林赏在拿炎赫渊的长老身份压他,他父亲乃是霸刀谷二长老,掌管执法堂大权,岂会畏惧一位新加入的长老,林赏不给,他便强强,林赏区区筑基期,岂能是出尘境圆满的亓官鳯瑞的对手,而且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敢对亓官鳯瑞动手,被亓官鳯瑞扇了两巴掌夺走了养神花。

    “哼……”

    炎赫渊听完林赏的叙述,冷笑出身,缓缓起身道:“走,我跟你去会会这位御兽堂的执事大人。”

    林赏心中一惊,原本想要劝谏炎赫渊,毕竟亓官鳯瑞不但自身修为惊人,父亲更是执法堂堂主,并不是好惹的,最好还是请刀锋浩然出面,然而想到之前质疑炎赫渊命令时他那冷漠的眼神,林赏又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丹堂距离炎赫渊所在的山头有段距离,林赏驾驶了一辆悬浮车在前引路,而炎赫渊则是骑乘缚狐带步。

    在圣域,只有低阶修士或凡人才驾驶符文车辇出行,高阶修士都是骑乘强大的御兽或是法宝飞舟,最不济也是御兽拉动的高级车辇,对于习惯了骑乘御兽或是乘坐法宝飞舟出行的炎赫渊来说,让他乘坐符文车辇就等于让他坐在自行车后坐上,前面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司机”,想想他都受不了,还不如骑乘缚狐,缚狐怎么说也是一头二阶妖兽,大小也能算个“电动车”吧。

    二十多分钟后,炎赫渊和林赏来到丹堂大殿外,看门弟子见林赏又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一位气度不凡的冷峻青年,心说这怕是来找场子的,但看炎赫渊的年纪和他的坐骑,想来也不会太强,赶紧上前拦住他们。

    “我说林赏,你怎么又回来了,刚才吃的亏还嫌不够吗?”毕竟林赏曾是丹堂长老的管家,也算是自己人,这看门弟子好心提醒道:“亓官执事马上就要突破到超凡境了,到时候他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你们快回去吧,不要再自讨苦吃了。”

    林赏看向炎赫渊:“少爷?”

    炎赫渊看也不看这看门的弟子一眼,抬步继续向前:“走,前面带路。”

    “是,少爷您这边请……”

    那看门弟子微微一愣,原本他还以为炎赫渊是林赏哪个修炼有成的后辈,却没想到居然是林赏的少爷,他只知道林赏以前是丹堂长老的管家,但没听说过那位长老有子嗣啊,林赏叫他少爷,难不成是那位长老的私生子?

    看门弟子觉得会有好戏,赶紧掏出通讯符提醒了当值执事一声,自己也跟了上去……

    ……

    丹堂大殿之内,正有不少弟子选购丹药,炎赫渊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特别关注,然而收到看门弟子通报的坐堂执事却笑吟吟的迎了上来。

    炎赫渊的身份还没在霸刀谷内公开,如今只有谷内几个高层和少数人知道他的身份,之前亓官鳯瑞抢夺林赏养神花的时候这位丹堂执事听林赏说那养神花是他替自己的新主人——谷内一位新加入的供奉长老购买的,现在林赏带着他家“少爷”前来,这位执事只当炎赫渊是那位新长老的儿子,不想见到两位长老的公子在丹堂闹事,他赶紧上前招呼道:“这位师弟有礼了,我是这里的执事江逸尘,不知师弟如何称呼?”

    炎赫渊淡然道:“黄峥。”

    江逸尘点头:“原来是黄峥师弟,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能否借一步说话。”

    炎赫渊道:“我不喜欢浪费时间,有什么话就这里说吧。”

    江逸尘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位年轻人如此不给面子,不过一想人家老爸是新晋的供奉长老也就不奇怪了,这些二世祖哪个不是仗着自己老爹的名头嚣张跋扈惯了,平日里就连体内这些各堂执事都不太给面子,江逸尘不想惹麻烦,平时也就对这些有身份背景的人退避三舍,见炎赫渊不愿去别处,他也只好在这里说了。

    “黄师弟,你是来拿空间戒子的吧,来,戒指在这,你收好。”江逸尘从袖中摸出林赏当初来换养魂花的空间戒子递到炎赫渊面前。

    炎赫渊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江逸尘手中的空间戒子,说道:“戒子你们已经收了,我的养神花呢?”

    江逸尘为难道:“真不巧,养神花已经没了,不过你放心,还有半个月采药的队伍就回来了,这次采集的灵药中正好有三株养神花,到时养神花一道,我亲自给新长老送去。”

    炎赫渊撇了江逸尘一眼,淡漠道:“可我听说的却不是这样,林赏明明已经从你们这儿换到了养神花,为什么会被人中途劫走?”

    炎赫渊这边的情况终于引起了在场霸刀谷弟子们的注意,江逸尘看了他们一眼,不想事情继续闹大,赶紧对炎赫渊解释道:“黄师弟误会了,并非是亓官鳯瑞抢夺林管家的养神花,而是霸刀谷有规矩,贡献点拥有优先购买权,尽管你们拿出的空间戒子价值更高,但我们也要优先供应给使用贡献点购买的同门,毕竟……”

    炎赫渊抬手打断江逸尘的解释,冷冷道:“也就是说亓官鳯瑞抢夺我的养神花是你们丹堂认可的?”

    这口锅江逸尘可不敢背,赶紧摆手道:“黄师弟,话可不能乱说,我们丹堂岂会干这种事。”

    炎赫渊冷哼道:“那你就是说林赏在说谎了?”

    炎赫渊冰冷的眸子扫向林赏:“林赏,你若敢在我面前搬弄是非,故意欺瞒,我必叫你形神俱灭。但若有人敢冤枉你你也不用害怕,有我为你撑腰,没人能动的了你。”

    “现在……告诉我实情。”

    炎赫渊的霸道让在场之人皆是暗暗咋舌,居然当众说出让人形神俱灭的威胁,这里可是法规严明的霸刀谷,行事如此狠辣,难道就不怕执法堂惩罚吗?

    就在不明真相的霸刀谷弟子纷纷猜测炎赫渊身份的时候,林赏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赌咒发誓道:“老奴之前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言,甘受天雷灭顶,形神俱灭。”

    “嘶……”

    在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在圣域的天地法则之下赌咒发誓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天地认可了你的誓言,那是必定会受到天地监察的,林赏敢发此毒誓,显然他并未说谎。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江逸尘。

    江逸尘也没想到炎赫渊如此难缠,若知道他是这般狠辣角色,他绝不会贸然插手,既然炎赫渊已经摆出追究到底的架势,他也没理由替亓官鳯瑞背这口黑锅了,神仙打架可不要殃及了他这只小鬼。

    “黄师弟,林管家并没有骗你,但我们丹堂也绝不会纵容别人抢夺他人物品,实在是亓官鳯瑞也需要那株养神花,他自行找林管家商量拿到了养神花又支付了贡献点,我们也无法拒绝出售啊。”

    江逸尘还在尽量撇清关系,炎赫渊却是怒极冷笑:“呵呵……好一个‘自行商量’,那你将亓官鳯瑞找来,我也跟他‘商量商量’。”

    炎赫渊毫不掩饰他话语中的威胁意味。

    江逸尘心说事情怕是无法善了了,正要联系堂主说明情况,一声傲然的笑声却从后堂传来……

    “哈哈,是谁想跟我商量商量啊?说来听听,你想跟我商量什么?”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