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逆生命之树 > 第005章:
    “嘉莉,将那具铠甲送进来吧。”

    炎赫渊通过耳机向嘉莉下令。

    “主人,摩根城主晕迷,嘉莉正在医疗中心,她通知我来听候您的差遣。”耳机中传来梵蒂的声音。

    “嗯!”

    炎赫渊轻嗯一声,心说剧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吗,但他并不想插手灯塔城的事,只想在剩下的三天时间将那具生物铠甲吸收,那样他应该能够强行突破到筑基后期,这样多少也算有了一些自保之力,只要没有问道境的宗师在外面堵着自己,他便没有性命之忧。

    “能不能把生物铠甲给我送来。”炎赫渊问道。

    梵蒂回答:“调用生物铠甲必须嘉莉亲自授权,我这就联系她。”

    “好,抓紧时间。”

    炎赫渊答应一声,目光落在了铁笼中的那些脊蛊身上,这些脊蛊被关在这里两天了,释放的腥荭素越来越少,对炎赫渊已经没有多少用处,如今炎赫渊要尝试吸收生物铠甲,就更加用不上他们了,哪怕炎赫渊这次吸收生物铠甲失败,他也不可能继续留在实验室慢慢修炼,他已经想好,若是依然无法吸收生物铠甲,他便亲自前往生态密集区寻找脊蛊群或猎杀噬极兽修炼。

    在等待嘉莉送来生物铠甲的时间,炎赫渊已经将这些脊蛊体内的血肉精华吸汲一空,变成了灵力滋养己身。

    “主人,生物铠甲已经送过来了。”耳机中传来嘉莉的声音。

    “送进来吧。”炎赫渊回复。

    嘉莉打发了士兵,亲自和梵蒂将生物铠甲推进了实验室,看到铁笼中已经失去死亡的脊蛊,嘉莉也不敢多问,打开了储存生物铠甲的冷冻仓。

    炎赫渊让二人出去,没有他的命令不得进来打扰。

    嘉莉临走前道:“主人,摩根城主晕迷,马克带人去地面寻找药品了,查尔斯似乎要有所行动。”

    炎赫渊头也不回,淡然道:“我对查尔斯的阴谋不感兴趣,只要他不干扰生物研究所,不要妨碍到我修炼大家就能相安无事,如果妨碍到我,那就只能怪他自己找死了……”

    嘉莉颔首,和梵蒂一同退出了实验室。

    炎赫渊打开生物铠甲躺了进去,这时候,哪怕是他也不由微微紧张,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慢慢进化,只能冒险一试……

    《无相炼神诀》缓缓运转,炎赫渊开始吸收生物铠甲中蕴含的能量……

    生物铠甲内的狂暴能量通过每一处毛孔向着炎赫渊体内涌入,这些于腥荭素同出本源的能量汹涌灌入体内,撑得炎赫渊全身筋脉爆突,肤色乎红黑,皮肤下如同有激流翻滚,不断起伏凹凸……

    剧烈的痛苦席卷,炎赫渊却不能以神魂屏蔽痛觉,因为他要时刻关注身体的变化,若肉身面临崩溃他也好及时停止。

    “哇啊……”

    以炎赫渊的意志亦忍不住痛呼出声……

    一波胜过一波的剧痛席卷,炎赫渊咬牙强忍,体内正在产生翻天覆地异变中的细胞让他明白他的忍受不是没有价值,但一股集恐惧、杀戮、贪婪、色欲、傲慢等负面情绪开始席卷他的意识……

    炎赫渊知道,这是腥荭素释放出的磁场在干扰他的大脑,虽然这具肉身还不够强大,但他的灵魂层次却是问道巅峰,只差一线便是圣人,这种程度的幻觉如何能够对他照成影响,哪怕是真正的心魔,炎赫渊也有信心一念灭之,一个小小的幻觉又能奈他何?

    “给我……破!”

    魂力席卷,一切幻想化为虚无。

    腥荭素无法入侵炎赫渊的中枢掌控这具躯壳,为了存活便只能臣服,从制造缓解狂暴的入侵变成涓涓细流滋润炎赫渊的神魂,炎赫渊的脊骨产生异变,形成一棵逆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图腾,随着逆生命之树图腾上散发出的幽冷紫色光芒流转,从生命铠甲内吸汲而来的狂暴能量开始向着逆生命之树图腾汇聚……

    随着能量的不断涌入,逆生命之树陡然迸发出一道紫色火焰,幽冷紫火将炎赫渊身上的衣物瞬间焚尽,炎赫渊承受的痛苦也到达一个顶点,皮肤在紫炎的焚烧下片片粉碎,细胞组织亦完全分裂,又不断自我修复重组,炎赫渊体表开始生成一道道“甲片”,这些甲片将炎赫渊包裹,让他变成了一个身披铠甲的狰狞人形凶兽……

    ……

    炎赫渊的惨叫哀嚎声不断从实验室中传出,一直透过实验室玻璃观察里面情况的嘉莉和梵蒂脸色亦一片惨白,他们不敢想象炎赫渊在经受怎样的痛苦才能发出如此撕心裂肺的惨嚎。

    一连两天,这惨嚎亦从未停止,嚎叫声也从刚开始的撕心裂肺变得嘶哑无力,直到第三天完全消失……

    “嘉莉,主人情况怎么样?”

    梵蒂还要完成查尔斯交给他的任务,不时便会离开,这一次返回,炎赫渊依然未从实验室出来,她也只能询问嘉莉。

    嘉莉摇头道:“不知道,里面有很强的磁场,探测仪器根本不起作用,我甚至不知道主人在里面究竟是死是活。”

    “要不……我们进去看看吧。”嘉莉犹豫片刻提议道。

    “不行。”梵蒂断然拒绝:“主人说过,没有他的命令不可以进去打扰他。”

    嘉莉道:“可是他有可能已经死了,毕竟前两天的惨叫……”

    “轰隆——”

    就在这时,实验室中的生物铠甲忽然爆炸,整个实验室被一股浓郁的黑雾充斥,这些雾气中隐约有着幽冷的紫光流转,显得诡异恐怖……

    “这是……”

    梵蒂和嘉莉震惊无比,内心无比震撼。

    然而此时,研究所的大门开启,查尔斯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律教士闯入,后面还跟着四驾光影会的重力体……

    “查尔斯,你要做什么?”嘉莉警惕的看向查尔斯。

    梵蒂亦本能的将手按在了枪柄上。

    查尔斯歪头看了一眼二人背后的实验室,冷笑道:“我早就发现你们两个最近不太对劲。”

    “梵蒂,你这是要背叛光影之主吗?”扫了一眼梵蒂按着枪柄的手,查尔斯戏谑的道。

    梵蒂额头冒出冷汗,她的内心开始挣扎,按住枪柄的手不由缓缓松开。她从灵魂深处对炎赫渊有着一股难言的敬畏之心,但却又不敢违背光影之主的意志,那是她多年的信仰,是她生存的希望和指引她前行的灯塔……

    梵蒂的精神世界陷入恐惧和信仰的挣扎,身躯不由微微颤抖,查尔斯见此只当是梵蒂害怕了,露出不屑的冷笑。

    “嘉莉,你的实验进度到了哪一步,难道不应该向我汇报一下吗?”查尔斯又将目光投向嘉莉。

    嘉莉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说道:“没……暂时还没有什么进展。”

    “哦?”

    查尔斯轻哦了一声,踱步越过嘉莉,站在隔离玻璃外打量着实验室中诡异的黑雾:“我看不像啊。”

    不嘉莉立刻紧张起来,想要上前解释,两名律教士却将枪口抵在了嘉莉的脑袋上。

    “查尔斯,你听我解释……”

    查尔斯却是抬手打断想要解释的嘉莉,冷笑道:“你知道光影之主是如何惩罚背叛者的吗?”

    嘉莉想到查尔斯的手段不禁打了个哆嗦,但想到炎赫渊那双如同魔鬼般恐怖的双眸,嘉莉依然咬牙道:“查尔斯,我并没有背叛你,我不会参与你和马克之间的事情,我只想安安静静做我的研究,如果临渊者计划有了成果,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但是现在……”

    “回答错误。”

    查尔斯没等嘉莉将话说完,断然打断她道:“来人,我们的嘉莉主管因为长期研究腥荭素,灵魂受到了腥荭素的污染,将她送到律教所,接受光影的洗礼。”

    “是,会首大人。”

    查尔斯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两名律教士上前将嘉莉擒住,拖着她向外走去。

    “不,查尔斯,你不能……”

    嘉莉脸色大变,拼命的挣扎。

    查尔斯却不为所动,挥挥手,命人将实验室中的黑雾抽空,他要看看嘉莉究竟在这里搞什么鬼。

    然而,就在这时,实验室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将黑雾迅速吸纳一空,露出中心静静站里着的一具人形铠甲。

    这具人形铠甲厚重无比,造型威武凶悍,黑色的铠甲表面布满神秘的紫色符文,符文中的紫光流转,如同紫色的岩浆在铠甲上流动,这些熔岩流光最终汇聚在铠甲胸口的狰狞兽首之上,让这兽首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如同活物一般,如果盯着这狰狞兽首多看几眼甚至会有一种这头凶兽随时会冲破铠甲扑杀而出的错觉,而刚才充斥整个实验室的黑雾则被铠甲吸收,在铠甲背后汇聚成一面烟雾状的黑色披风,让整个铠甲更添一股神秘霸道。

    “这……这是……”

    查尔斯被这具铠甲震慑的心神战栗,不禁连连后退数步,而跟随他而来的那些律教士亦同样好不到哪儿去,纷纷心生恐惧的向后退去。

    嘉莉和梵蒂看铠甲胸前的狰狞凶兽,立刻回忆起当初炎赫渊对她们施展灵魂震慑时那种坠入无尽深渊的绝望恐惧,顿时腿脚发软,跪伏在地,嘴唇颤抖的轻呼着“主人!”

    查尔斯不解二人的反应,惊疑道:“什么主人,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见二人一副失了魂的样子,对自己的询问不闻不问,查尔斯心中的恐惧化为怒火,一把揪起嘉莉怒喝道:“混蛋,告诉我,你究竟制造出了什么?”

    “主人,是主人……”嘉莉依然神志不清的看着实验室里的人形铠甲喃喃低语。

    查尔斯眉头紧皱:“什么主人,你指的究竟是谁?”

    “她说的……是我。”

    一道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查尔斯身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查尔斯整个人如同堕入冰窖,身体不自觉的发起抖来,手上力气一泄,嘉莉跌坐在地。

    跌落在地的嘉莉一脸敬畏的看向查尔斯身后,语气无比虔诚的颂道:“恭喜主人出关。”

    “恭喜主人出关。”梵蒂也和嘉莉同样的反应。

    再看那些律教士,看着查尔斯身后的目光如同看到魔鬼般恐怖,手中的枪械纷纷举起,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稍稍感觉到一丝安全感。

    查尔斯心中的恐惧也已经到达极致,身躯僵硬的缓缓转身,尽管内心恐惧无比,但他也想看看身后究竟是什么给他带来的这种感觉。

    转过身来,查尔斯的视线正好面对着那具人形铠甲的胸口,那狰狞的兽首尽在眼前,怒张的兽口中仿佛有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目光上移,于凶兽闪烁着紫目光对视,查尔斯仿佛看到这头凶兽迎面扑来,惊呼一声跌坐在地。

    一脸惨白的查尔斯仰头凝视着这头人形凶兽,牙齿颤抖着发出“咯咯”声:“杀……杀了……杀了……”

    查尔斯已经恐惧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但他身后的那些律教士们内心的恐惧同样已经到达了极限,查尔斯的一个“杀”字如同点燃引线的导火索,这些律教士们分分扣动了扳机,包括那四具重力体,子弹和电磁炮如同狂风暴雨般向着身披凶兽铠甲的炎赫渊席卷。

    普通的子弹打在铠甲表面仅仅迸射出一道道火花,甚至连在铠甲上留下一道痕迹都做不到。

    电磁炮到是将炎赫渊打的连连后退,甚至铠甲上出现了蛛网般的龟裂。

    铠甲内的炎赫渊眉头微微一皱,这具逆生命之树孕育的铠甲还是太弱了。

    面甲双目中闪现一抹妖异的紫光,炎赫渊脚下一踏,金属地面被踏出一道深深的凹陷,一道气浪同时席卷,炎赫渊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电射而出,只听嘭的一声,一具重力体已经被他一拳击飞,庞大的机体狠狠的撞击在金属墙面上,落地的重力体身上闪烁着电弧,无力的软倒在地,已是变成一堆废铁。

    另外三驾重力体也好不到哪去,在炎赫渊闪电般的攻击下无一幸免,其中两个被打断手脚无法动弹,最后一架因为在背后偷袭了炎赫渊一炮而被愤怒的炎赫渊直接手撕成碎片,零件洒落一地,暴露在炎赫渊面前的驾驶员面如白纸,在炎赫渊揪住他的衣领提到自己面前时,这家伙直接双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炎赫渊将手中晕迷的家伙随手丢到一边,转身面向查尔斯和其他律教士。

    被炎赫渊闪烁着幽冷紫炎的目光盯着,那些律教士们顿时心胆俱裂,纷纷丢下了手中的武器夺路而逃,留下瘫软在地的查尔斯不知所措。

    “救我……”查尔斯抓住一个律教士的腿向他求救。

    这名律教士看了一眼已经踱步而来的炎赫渊,猛地一蹬腿,将查尔斯踹翻在地,连滚带爬的逃走。

    “混蛋……”查尔斯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可是怒吼声很快便戛然而止,一道散发着紫光的黑影已经将他笼罩……

    “不……不要杀我……”

    查尔斯惊恐的仰视面前的人形凶兽,卑微的祈求饶命。

    炎赫渊脑还中已经出现一个沙漏,他将在一个时辰内被传送回圣域,他已经没有时间浪费在这废物身上。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的仆人。”

    炎赫渊眼中紫炎爆闪,查尔斯如坠魔渊,惊恐的匍匐在地,虔诚的叩首道:“是,主人。”

    “立刻召集你能调集的所有力量,派人随我去地面猎杀噬极兽。”炎赫渊说话之间,魔甲上的符文流光开始向着背后收敛,随着符文的褪去,魔甲也随之消失,最后紫色符文汇聚在炎赫渊背后,重新汇聚成一棵逆生命之树的图腾,在这颗逆生命之树图腾的根部有着一团燃烧的紫炎,仔细观察,那竟是一头蛰伏的狰狞凶兽……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