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路妃升 > 276后计
    来看看你而已。”南宫寒喉咙里发出压抑已久的声音。

    “我有什么好看的。”燕颖丢了几记白眼给南宫寒。

    “确实没什么好看的。”南宫寒嫌弃的说道。

    “太后让我转告你,铺子运营的很成功,你每个月的新式菜品不要忘记了。”

    燕颖听了手里的活:“宫里怎么有两个太后?”

    不是说一山难容二虎吗?那么后宫之主也不应该有两个啊。

    太匪夷所思了。

    可是燕颖的话音未落,南宫寒早就消失了,只剩下风吹树叶沙沙的声音。

    “你师傅年纪大了,就想有几个实心的朋友,以后师傅两腿一蹬的时候,你也有个人照看,我这不还是为了你着想么?”李大夫摸着胡子说道。

    他说的实心实意,不似玩笑话。

    “师傅我看你强壮着呢,别说那些丧气话,我还想着你那天看上个师娘。

    给我生个师弟或者师妹呢,以后您老两腿一蹬,我也有个伴啊。

    再说了,你该不会是想着去定安侯府给我的提亲吧?

    如果能说实话的话,我可看不上那个傻不拉几的二小姐,倒是她身边的丫头不错。”

    童源觉得燕颖院里那个傻乎乎的大丫头没心没肺,像极了他走散几年的姐姐。

    只是师傅说他从小就无亲无故,可是见到花开的时候,他怎么会有莫名的亲切感?

    难道也是单身太久,出现癔症了?

    “你小子,你师傅我还老当益壮,你就想着我两腿一蹬的事情,你看我晚上还给不给你烧鸡腿吃。”

    李大夫一边说着,一边吹胡子瞪眼的用手胡乱的拍着自己徒儿的头。

    如同拍一个老南瓜。

    童源抱着坛子,接受着自己的头受着师傅的一顿乱拍,小心翼翼的求饶道:“师傅,轻点,轻点,你要注意形象啊。

    要不然,你想想我这要是一个没有抱紧的话,不是把二小姐的心意打翻了。

    到时候,你尝个鲜都没有了,刚听紫月姑娘说的那么稀奇,想来也是难得的。”

    师傅除了医术没有其他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爱酒如命。

    看来那个定安侯府的二小姐是知道师傅的软肋了。

    李大夫想想,觉得童源讲的非常有道理,也就停了手里的动作对童源说道:“那你先把酒放下。”

    瞬间,巷子里发出几声杀猪声后,随后才渐渐的平息了。

    云逸淑看着燕雄叁垂头丧气的走出院子,哪怕自己低声下气的叫唤了几声侯爷。

    燕雄叁也只是冰冷的和她说,你且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毕竟年岁也大了,容易想的多。

    燕雄叁走后,云逸淑一脸戾气的看着屋里的人,那眼神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了。

    苏嬷嬷使了个眼色让其他人都退下了,云逸淑看到屋里只剩下苏嬷嬷一个人,抓起床上的一个枕头,狠狠的扔到地上。

    气急败坏的说道:“为什么那个贱人就能如愿以偿的怀上,如今侯爷如珠如宝的护着,我怎么就是空欢喜一场。”

    “前些日子你不是说我这状况像是害喜了吗?我这才兴师动众的请了侯爷来。

    你没看到刚才侯爷那脸色,怕现在又去贱人府里了,这下我在府里就成了跳梁小丑一般了。

    那个贱人以后肯定越发得意了,我思来想去,今天的事,侯爷也指不定当个玩笑话和那贱人讲了,以后那贱人肯定会暗地里嘲笑我。”

    云逸淑失控的趴在被子上嚎啕大哭。

    苏嬷嬷弯腰捡起地上的枕头说道:“夫人不要动怒,那院里的姨娘,就算是生下个公子,也是爬不到你的头上的。

    再说了她也只敢暗地里嘲笑你,但是夫人可以明面上管制她啊,夫人范不着为了这个事情生气,要是气出个好歹也是不值当的。

    刚我特意问了李大夫,李大夫说夫人身子之前生三小姐的时候,亏了些,加上年岁、、、以后估计不大容易怀上了。”

    苏嬷嬷说完这话,都不敢抬眼看云逸淑了,上次那个宫中圣手让夫人心里燃起了希望。

    如今李大夫又如是说,这对云逸淑来说是个打击,对仰仗云逸淑的她又何尝不是呢。

    “你说什么?那我岂不是要给那个贱人狠狠的踩在脚下了?”

    云逸淑如同泄了气的气球,偃旗息鼓了。

    “那就按照那人说的去做。”云逸淑隐晦的说道。

    “夫人这事可是要从长计议啊,你想平日里老爷就护那院里护的紧,铜墙铁壁一般的。

    原先我们送过去的补品虽然加大剂量了,但是依旧收效甚微,想来还是有要想其他的法子的。

    要是程姨娘生个儿子下来,那母凭子贵,以后侯爷更是高看几分,但也不能因此剑走偏锋啊。”苏嬷嬷不无担心的说道。

    云逸淑向来冲动。

    “那孩子不是还要唤我一声母亲吗?难道我还怕她翻出天去,倒是我把那儿子要过来寄养,以后怎么说也是我跟前长大的人。

    就算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不也是喊她小娘,就算是打杀也是舍得。”云逸淑不服气的说道。

    “话说这么说,但是我们侯府是可以世袭的,侯爷目前无子啊,大小姐虽然尊贵也长脸,可是以后终究是要嫁出去的。

    夫人还是要尽早未雨绸缪的好,不可以一时置气啊。”苏嬷嬷看着云逸淑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鱼尾纹担忧的说道。

    世上最难留,美人辞镜,花辞树。

    “苏嬷嬷的意思是?”云逸淑也明显感觉到如果争宠的话,自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以前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争过诸葛晴,用的都是下三滥的手段。

    现在年岁大了,本以为有个出息的女儿,可以高枕无忧了,想不到又传出程姨娘的事情,

    程姨娘虽然没有那个诸葛晴来的漂亮、耀眼,但是人家年轻啊,身体好啊,能折腾啊。

    你看这不是折腾出一个孩子来了么?云逸淑想到这里有些顾影自怜了。

    如果侯府给人继承去了,当年那么费尽心机,如今要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自己该如何是好?

    那天燕雄叁是留宿在自己身边,可是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摇摇头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甚至没有说上一句话,绝然没有前一夜的柔情蜜意。

    她前一夜用了不该用的东西。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