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凰不为徒 > 第123章 我买
    秦朝云正自思忖,即墨渊就不温不火地走出来,丢了一个空间袋给南宫雨灵:

    “这里是三百万灵珠,你拿去吧。”

    居然是即墨先生!即墨先生可真有钱啊。

    南宫雨灵虽然忌惮即墨先生,还是不肯离开,显然,给少了。

    “我的剑价值八百万灵珠,要么你就还我。”

    即墨渊笑了,这一笑很多女生都有点招架不住了,就连气势汹汹的南宫雨灵,都觉得心跳加速,她居然离温文儒雅的即墨先生这么近,即墨先生不但人长得好看,笑起来也好温柔迷人啊!

    即墨渊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只管自己开口:

    “蓝羽本是南方通灵剑派的宝物,三十九年前,辗转被卖至天灵宝库,南宫明书以三百万价格拍之。”

    这秘辛都给抖出来,南宫雨灵脸上有点架不住了。本来兽魂附体的灵剑,就可以自己选择主人,她索要补偿本没错,但是要价过高,就会让人怀疑她的人品了。

    南宫雨灵也只能作罢,还不忘哼哼着解释:

    “此剑是我师傅送我的礼物,在我心中自然价值连城。我怎么知道师傅是如何得来。”

    可惜啊,没人听她的解释。

    即墨渊已经拉着秦朝云离开,其他围观的人也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热闹再大,怎比得上自己的修行重要?

    今日秦朝云与南宫雨灵一战,其中所说的灵技玩法,就像是一团火,将他们心中的火苗也跟着点燃。他们也很想试试,秦朝云所说的,将灵气弄出厚薄之分,将更多的灵力用在最需要的位置。

    这个说法,理解起来其实不难,就是需要些悟性,和不断的尝试与研究。

    毕竟除了秦朝云,之前并没有人这么说这么做,他们也没有什么高级别的灵技典籍,有秦朝云给她们讲解、演示,似乎真的可以学着试验一样。

    秦朝云在对抗半兽人之战的时候,运筹帷幄、满脸自信的样子,早就已经深入人心,尤其是参加过此战的人,都下意识地愿意相信秦朝云。

    最可怜的还是南宫雨灵,在输给秦朝云、又丢了蓝羽灵剑之后,竟然又被最可怕的费学究给捉了去,让她不断回忆复述跟秦朝云对战的细节,尤其是秦朝云所说的那些话。

    这叫什么事儿?本来就是耻辱,竟然要她不断复述,还一个字都不能错!简直生不如死。

    最让人无奈的是,这位勤劳的费学究,居然还做了笔记,详细记录秦朝云说的每一个字。

    好在,费学究总算是没白让她忙乎,还是起了爱才和怜悯之心,跟南宫雨灵提醒了一句:

    “你知我为什么叫你来?实在是秦朝云今日所说,已经成为我下一个课题。如何掌控灵力,虽然还没有研究试验完成,但我觉得,她的说法是对的,你抽空也可以试试。”

    正是费学究的这段话,才成就南宫雨灵,让她得以飞速突破,这是后话。

    ……

    此时,即墨渊带着秦朝云到了他的小院子,两人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交流,还是他们习惯的相处方式。

    即墨渊忙着做饭,秦朝云在一旁看着,不知道是想学做饭,还是单纯地欣赏一下即墨渊的美色。

    即墨渊今日好像特别安静,他每次有心事的时候,都会特别安静。

    “即墨渊,我赢了。”秦朝云率先开口。

    “嗯。”

    “阁主大人,你忘了我们的约定?我提前赢了南宫雨灵,是不是可以提前去九龙城。”

    “高级灵学院的招生,在半年之后。”即墨渊终于抬起头,有些不舍地看着秦朝云。

    “可我等不及了,我现在想去。”秦朝云咬唇:“你若不帮我,就就去找姬云尘,他是城主之子,应该会有办法。”

    即墨渊脸上突然带了些煞气,伸手捏住秦朝云的衣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逃离我?”

    此时的即墨渊,眼睛已经不再是原本的澄澈,而带着一种妖冶的红。

    秦朝云与即墨渊也算是相处日久,对他这种状况都已经习惯。眼瞳都变成红色,代表他是心魔发了。

    哗啦啦!

    悴不及防之下,秦朝云的水系大招“入海流”,就已经从天而降,从即墨渊的头顶上,哗啦啦地浇下来。

    她俩实力相差悬殊,秦朝云只管全力施为,根本不愁会伤到即墨渊。

    只不过她这么一招,即墨渊没有防备之下,确实是有点狼狈,就像好好地站着,被人劈头盖脸泼了一大盆水,把整个人都打湿了。

    然后,即墨渊瞬间清醒,看了一眼秦朝云,话都没多说,下一刻人就不见了。

    “哼,也不说声谢谢?太没礼貌了。这锅香酥鸭还要炖多久啊?暴殄天物可不好,我自己守着!”

    秦朝云撅着小嘴儿,小声念叨着。

    即墨渊是真敬业的人,只用了半柱香时间,又急匆匆地瞬移回来,就是为了给他的香酥鸭起锅。起锅的时候还要收汁、放点调味品,他怕秦朝云做不来。

    等好吃的上桌,秦朝云啃了一只鸭翅,方才上下打量着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即墨渊,试探性开口:

    “你没事儿吧?你这病关键时候发作,容易坏事哦。”

    “无妨,其实我很少发作。”即墨渊摇摇头。

    很少发作?咱们认识半年时间,你都至少发作三次了,这还叫少?

    秦朝云瞪着眼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连忙看向自己的美食,可不能让他看出她的想法。

    可惜对方是即墨渊,她那点小心思,如何能逃得过即墨渊的眼睛。只是即墨渊也没多说什么,实在没办法解释,他总不能说:

    只有遇到你,我的心魔才特别容易发作。

    似乎是为了缓解此刻的尴尬,即墨渊转移了话题:

    “你在等我十天,大历国这边,和半兽人还要进行一次谈判,签下停战协议,我才能放心离开。”

    不等秦朝云回应,即墨渊补充道:“这次谈判,我希望你能与我同行。毕竟,我也是花了灵珠买的。”

    秦朝云晕了:“你什么意思?”

    “你忘了,南宫家的那位说,把你卖了也买不起她的蓝羽剑。”即墨渊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这下秦朝云反应过来了,他在占她便宜啊!他这是花三百万灵珠买人呢!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