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胎二宝沈蔓歌 > 第1181章 他们有什么仇什么怨
    “你二叔么?”

    霍震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我说我不太记得了,你是否会笑话我?”

    “啊?”

    沈蔓歌觉得有些被雷到了。

    “小叔,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没和你开玩笑,我和你爸,你二叔差了十八岁呢。

    当初你奶奶怀上我的时候差点就要打掉,说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要孩子会被人耻笑的,而且当时大哥二哥都那么大了,怕他们心里不接受,听说还是大哥二哥求情才有了我的出生的。”

    说起这个,霍震霆就有些郁闷,虽然出生之后霍老太太确实挺疼他的,但是后来得知自己的出生是被大哥二哥决定的,他会高兴才怪。

    现在沈蔓歌问起二哥的事情,霍震霆才不得不说出这件事儿。

    沈蔓歌也是有些诧异。

    她好像从始至终都忽略了父亲和小叔之间的年龄问题。

    小叔现在也不过三十出头,一直叫着他小叔,沈蔓歌都快忘记他的年纪了。

    听到霍震霆说这个,沈蔓歌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还笑?”

    沈蔓歌这一笑,把不久前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都给化解了。

    霍震霆也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只是想了想说:“记忆中大哥很沉稳,二哥很顽皮叛逆,不过兄弟间的感情还是很好地。

    等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们就上大学了。

    那时候二哥喜欢自由,喜欢到处玩,就算是放假了也不回家,家里常年收到二哥寄的明信片和给我和三个的礼物。

    其实二哥是个很细心很周全的人,虽然和我们不常见面,但是二哥知道我们所有人的喜好,每次给我们买的东西都是我们最喜欢的。

    所以我一直觉得二哥心里是有我们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霍震霆有些难过。

    “知道吗?

    蔓歌,萧钥来告诉我当初真相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生气二哥为了一个女人抛弃了家庭这么多年,哪怕是大哥牺牲了,他都没有露面过。

    后来你奶奶去世,那么震惊的新闻,我不相信他看不到,可是他也没有回来。

    这不是你二叔的风格,蔓歌。

    就算是为了一个女人和你爸产生分歧,他也不会这么多年不回家,更不会在亲人离世的时候都不回来看一眼,甚至没有只字片语。”

    霍震霆的目光直直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突然愣住了。

    对于这个二叔,沈蔓歌很是陌生,可是霍震霆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有依据的。

    而且如果霍震霆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二叔绝对不是一个弃祖之人,除非他是回不来,或者是不能回来。

    这样的想法让沈蔓歌的眉头微皱,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小叔,你是怀疑二叔出事了?”

    “是。”

    霍震霆一点都没有瞒着沈蔓歌的意思,相比较上次的欲言又止,霍震霆这次倒是没有藏着掖着了。

    仿佛知道沈蔓歌在诧异什么,霍震霆苦笑着说:“我先前隐瞒萧钥来找我的事情,是不想你。

    插手这件事儿,更不想让你知道你母亲父亲一生的错过和你二叔和萧钥有关。

    毕竟不管是你二叔还是萧钥,对你来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情关系。

    这件事儿伤害的人很多,可唯独对你是最残酷的,也是最残忍的。”

    听到霍震霆这么说,沈蔓歌原先对他的那些不痛快都烟消云散了。

    “小叔,我没那么脆弱。”

    “我知道,我们家蔓歌很坚强,可是坚强的有时候小叔都心疼。

    我甚至在想,如果大哥和大嫂还活着,如果一开始你就是霍家的小公主,是不是你就不用承受这么多?

    你和叶南弦之间的情感之路也会顺畅很多,毕竟霍家比起沈家来,能够给你的保护和支持会更好一些。”

    这些是霍震霆的心里话,也是霍震霆觉得亏欠大哥的地方。

    如果早一点找到沈蔓歌,或许沈蔓歌的人生真的不会是现在这样。

    虽然现在的沈蔓歌也不能说不好,可是能够让她少一些罪受不是更好吗?

    沈蔓歌的心被捂热了。

    其实她就是这么一个心软善良的女人啊。

    “小叔,有些事儿是天注定的,不过好在我们一家人现在还在一起不是吗?”

    “是。

    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的,以后的事儿我和你三叔能处理的尽量不让你烦恼。

    再者,我怕你二叔的事情让你头脑一热的去f国冒险,所以我并不打算和你说这些,只是没想到你们发现了萧钥来过得事情。”

    霍震霆苦笑了一下。

    是他自己当时太不镇定了,忘记了以叶南弦的势力,想要在海城查到一个人做了什么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当时他太震惊,所以也没有阻拦和设防。

    如今沈蔓歌都知道了,见她也想通了要出去旅行了,霍震霆到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沈蔓歌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个,不由得小这所:“小叔,你就不怕你和我说了之后我改变主意,不出门旅游了?”

    “你想也得叶南弦同意。

    现在不管是海城还是f国都是一块漩涡,你能够自己想要脱离出去,叶南弦指不定多高兴呢。

    况且有些事儿只有脱离出去了才能看得更清楚。

    所以我现在说与不说,对你来说也没什么。”

    霍震霆的话让沈蔓歌顿了一下。

    相比较霍震霆,沈蔓歌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一些。

    “那小叔你现在想怎么做?

    萧钥过来找你,是希望你去f国帮忙的是吗?”

    “是。

    她希望我能动用霍家的力量帮她拿回f国的势力。”

    霍震霆的话让沈蔓歌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她在f国能够诈死这么多年,势力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瓦解背叛?”

    这一点沈蔓歌根本就不相信。

    起先霍震霆也不相信,不过听到沈蔓歌这么问的时候,他拿出了一些东西递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不明所以,接过来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有些变了。

    “这怎么可能?”

    沈蔓歌看着手里的资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霍震霆却叹息了一声说:“萧钥也是可怜人。

    她这么多年自以为可以掌握命运,自以为自己诈死的很成功,自以为可以给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一丝庇佑,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所有的努力在那个人面前都是枉然。

    因为从一开始她的所有举动都是被那个人掌控并且默许的、”    “那个人是国主吗?”

    沈蔓歌的猜测让霍震霆点了点头。

    看着手里的资料,沈蔓歌的眉头紧皱。

    “张音啊!张音居然是国主的人。

    这件事儿萧钥不知道?”

    “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她不会走投无路的来我这里搬救兵去救张音,更不会想让我帮她夺回失去的势力了。”

    霍震霆刚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也是震惊的,不过现在却想明白了。

    “萧钥和张音是患难之交,甚至可以说萧钥的命都是张音救得,所以她是真的把张音当成自己人的。

    她背着国主诈死,也是张音帮忙的。

    后来这么多年,她把所有的势力都交给张音管理,却没想到一开始张音就是国主的人。

    不管是诈死还是势力的控制,都在国主的算计之中。

    这么多年,势力只认张音不认萧钥,萧钥却觉得和张音情同姐妹,这没什么,却不知道最要命的就是这种情同姐妹的背叛。

    不然你以为那么大的势力,这么多年的蛰伏,怎么会因为一两个叛徒而全盘背叛呢?”

    霍震霆这话让沈蔓歌震惊在当场。

    她以为萧钥是故意回来卖惨,是为了博取同情,是为了让她和叶南弦或者霍家出手帮她夺权,是为了方泽的夺嫡大战,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萧钥是真的一无所有才回来了。

    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突然觉得好心酸,好难过。

    “怎么会是张音呢?”

    一想到这个女人是f国国主的人,沈蔓歌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因为张音是叶睿的师父,她或多或少和叶家有关系的。

    而叶睿跟着张音那段日子,现在想来沈蔓歌都后怕不已。

    以前一直觉得张音是因为自己的儿子死了才对叶睿那么好,现在沈蔓歌不禁在想,这里面张音对叶睿的好,是不是也存在什么利用关系?

    想到这里,沈蔓歌就很愤怒,很不舒服,甚至想要杀人了。

    她不能容忍这样的算计和利用,特别被算计的对象是自己最在意的孩子。

    沈蔓歌突然明白霍震霆今天和她说这些的用意了。

    他想让她带着孩子们离开这个是非圈子,起码不希望叶睿收到伤害。

    这次张音的受伤或许只是国主的一次诱饵,目标就是把他们霍家叶家和萧家的人都吸引过去,而萧钥能够安全无虞的回到海城,估计也是国主默许的。

    因为萧钥是一个饵,一个可以连接霍家,叶家和萧家三家的饵。

    而她那么关心和在乎张音,张音又是萧钥搬救兵的饵。

    这环环相扣的让人心惊不已。

    这个f国的国主好像是针对霍家,叶家和萧家来的。

    到底什么人如此挖空心思的对付他们呢?

    和他们又有什么仇什么怨?

    想到这里,沈蔓歌的眸子突然眯了一下。

    “小叔,二十多年前,霍家,萧家和叶家是不是共同得罪过什么人?”

    沈蔓歌这话让霍震霆楞了一下。

    “我不太清楚,二十多年前我才多大?

    你奶奶也没有和我提起过。

    不过霍家叶家和萧家三家共同的敌人,我怎么都想不到。

    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

    没有关系吗?

    可是沈蔓歌却觉得不太对劲。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