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义行 > 二百一十五 青田府城
    更是躲在一棵巨树后开启圆盘法宝的防护屏障,成功躲过了野牛怪的突击。

    “无碍,有个十天半月就能恢复正常啦!”

    月圣衣释放出微弱的灵力,将受伤的手腕包裹其中,同时切断了周围破裂血管的流动,看似鲜血淋漓缺少一块血肉的手腕,除了视觉上有些瘆人异常干净卫生。

    月圣衣手中宝剑从未对付过自己人,何况临时起意要动手自残,当时情况危急要求快而狠,自己根本没考虑众多细枝末节,直到冷静下来才想到检查一番,自己可否手误伤到了连接手指的筋骨。

    月圣衣微微晃动手腕,本就因大量缺失皮肉而火辣麻木的手臂,再次传来肌肉抻拉的痛楚,月圣衣眉头愈发紧锁,却露出一丝宽慰心安的神色,极为矛盾却又看似很合理。

    “辛苦月长老仗义出手,晚辈铭感五内!”

    张凌云面带笑容双手抱拳微微躬身行礼,眼角瞟向司徒婉儿时露出一丝鄙夷之色,开始好奇这峨眉山内的道姑是否有情感可言,自己虽不会断章取义以偏概全,但面前时时刻刻在演戏的二位,却是真真戴着面具生活的人。

    张凌云释放一缕灵识进入隐没外形的储物戒指内,从中拿出两款看似名贵的疗伤圣药,假借手掌入怀时将药瓶拿出,态度谦和有礼的将药瓶递了过去。

    猛然之间张凌云好似想到了什么,将伸出的手再次抽了回来,骤然释放周身灵力阻断一只手臂的灵脉运转,调解自身血脉流动速度,暂时让这只手臂变成普通修仙者的手臂。

    “你出门没吃药吧!玩呢!?”

    司徒婉儿刚想着要如何省下自己的疗伤药,便有人不自量力装大方送上门来,虽然这人自己很不待见,但最终的结果有利自己便可。

    刚感受到一丝喜悦的司徒婉儿,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要飞走了,突然有种被人戏谑调侃之感,胸中怒火直冲脑门,脸颊两侧红到烫手的感觉。

    “有些事还是提前试一试比较好,我就曾被人...…阴过!”

    张凌云用恶狠狠的目光紧盯着司徒婉儿,直到将对方看的不好意思转过头去,张凌云才傲娇的冷哼一声,继续自己未完成之事。

    张凌云用另指手于地面捡起快相对尖利的石块,快速划过自己那只普通的手臂,伤口很深但鲜红的血液流速很慢,张凌云拿出刚刚准备的止血药,轻轻洒上一些于手臂的伤口上,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痂。

    此情此景让见识大场面的张凌云也为之一振,没想到百草堂这般厉害,竟能研制出这般神奇的疗伤良药,看来那些污蔑百草堂的言论都是恶意造谣,想来是某些同行暗中作梗,想要消灭这个有实力的竞争者。

    张凌云将已试用过的药品递给司徒婉儿,随后拿出另一个药瓶,将内里的药水倒出几滴于结痂的伤口上,这次张凌云的手臂并没有任何改变,但他能感受那股来自骨肉的暖洋洋感觉,想来这药水应该是治疗筋骨损伤的。

    “该不会是张道友误会了他人好意吧!”

    司徒婉儿语气平和未有任何慌乱,眼中却露出恶狠狠目光紧盯张云,恨不得即刻上前将他的破嘴撕碎,师尊性格古板最在意峨眉山的声誉,若证实自己耍花招还被捉个现行,等待自己的将时极为严苛的惩罚或禁闭。

    司徒婉儿心中始终有个未解的迷题,当初自己下定决心对张云出手时,为了怕留下痕迹惹来麻烦,所用之药乃外邦的进贡的珍品,按理说不会有人认识,更别提如何破解或治疗,这张云到底是如何从大血崩中活了下来!

    单独使用哪种都是疗伤良药,但同时使用却会因药性的相互抵制,产生一种特殊的怪异物质,使得人体内血液异常活络,在出现伤口时无法凝固结痂,造成大量失血最终只能步入死亡。

    “天色已晚,今日太过劳累大家各自休息吧!”

    接过张云赠予的疗伤药,面无表情的月圣衣转身离开,心底好似吃了苍蝇般恶心反胃,却无法一吐为快憋闷异常。

    曾听月清清等人说过初见张云的场面,出于对自家徒弟的关爱与信任,月圣衣并没有与当事人或找证人应证此事,但从张云刚刚那副坦荡荡的君子风度来判断,司徒婉儿应该是在药中动过手脚。

    月圣衣很久之前便处于瓶颈中无法精进,但这个秘密却被自己小心的保护起来,哪怕掌门师姐也未曾告知,就在自己处于人生低谷期,爱徒赵雯雯竟传出为个怪物自毁前程的丑闻,让月圣衣失去了一个傲人的谈资,在峨眉山中彻底抬不起头来。

    众师姐妹时不时拿出此事来调侃一番,使得加倍修炼的月圣衣险些走火入魔,虽后期掌门发话禁了山门中的流言蜚语,可依旧不能解决月圣衣停滞不前的修为境界。

    直到自己收到司徒婉儿的传音符,得知灵石矿脉的存在,月圣衣突然理解‘天道循环万物皆生’的真谛,天地会公平的对待每位修仙者,绝不会放弃自己儿女自生自灭。

    这灵石矿脉便是天地借助张云赠予自己的礼物,只可惜他身份太过特殊,月圣衣无法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杀人越货即刻享受的胜利的果实。

    不过修仙者最多的便是时间,哪怕自己无法与张云尽快建立合作共赢的关系,但身边还有四位如花似玉的貌美女子,相信任何一位俊郎不凡的少年,都会对她们产生好感想继续发展下去,月圣衣现在只需要多多制造机会,剩下的事只需交给时间来决定。

    ...…...…

    微凉的雾气在树林的间隙里缓缓流动,初升的朝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撒下缕缕金光,阵阵微风徐来,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顺着树叶缓缓滑落,绿油油的小草在晨光的召唤下也渐渐挺直了腰身,在雨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葱翠。

    经过一夜的休息,月清影在众人帮助下恢复了体内灵力,月清风的内伤也在服用多种灵药后恢复的差不多,张凌云等人趁着清晨凉爽的空气,再度向着东南方向御剑飞行而去。

    收人恩惠的月圣衣一路上并没度刁难张云,虽行进速度不如第一天时,但周围的气氛却出奇的舒心,随着时间缓缓流动,众人看到远处坐落着一座城池,不想再风餐露宿的众人,决定今夜便留在这好好休息一番。

    决定低调行事的众人,步行前往这座青田府城的方向,发现路上行人愈发多了起来,期间很多人都谈论起一年一度的‘百花诞’,让张凌云等人不禁生出了好奇之心。

    青田府虽是远离清王朝权利中心的府城,却因当地官员执政手段高明,由个无人问津的落魄之地,变成现在这般拥有流动人口数百万之众的庞大规模。

    整齐划一的守门卫兵,只是简单检查了一下众人的身份证明,没收取任何通关费用便放行了,这番举动让被人宰贯了的张凌云有些不适应,全程一脸懵圈的状态,稀里糊涂的跟着众人进入了青田府。

    恢宏壮丽的建筑随处可见,连那些造型平凡的房舍,所用的工料也都颇为讲究,接近黄昏的城内依旧车水马龙,尽显低调的奢华气息。

    “这地方修仙者人数很多啊!”

    月清影感知到周围一股股微弱的灵力波动,与那些刚入峨眉山时那些小师妹很相似,自觉的将他们划分为入门修仙者的行列。

    “按理来说如此人杰地灵之处,应该会吸引很多门派来招募门徒,可这...…?”

    月清风看着周围虽华丽却平凡的街道,眼神望向远方的虚空中,双手一摊无奈的耸了耸肩,既表示出自己的疑惑也提现出好奇之心。

    “只希望每件事都往美好的一面发展,”

    最让张凌云为之惊叹疑惑的事,这座城市中充满了修士的气息,但周围却没有一处灵气汇集之所可供修炼,实在无法解释这矛盾又尴尬的景象。

    若非要给出一个答案,张凌云最先想到的便是华光村村名所说的神谕,这些人可能都与‘天照神教’有着某种交易,换的某些特殊的修炼方法,只是不知道他们献祭了什么珍贵之物!

    “前面那家客栈看上去不错,月长老~!”

    月清清对于他们的谈话没有兴趣,好不容易进入城镇之中,若不能好好大吃一顿,再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月清清会觉得人生中昏暗一片,失去了它该有的繁华景象。

    众人在得到月圣衣的默许后,簇拥着司徒婉儿来到了客栈内,张凌云作为此行中唯一个男性,很自觉的谦让着女孩子们先选择客房。

    “小师妹,我都三天没洗澡啦,能不能要几间上房呀!”

    月清影仗着是众人中年龄最小的存在,带着大家的所有期望,直接挽上司徒婉儿的胳膊开始撒起娇来,希望能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下。

    峨眉山虽说是佛教发源地之一,每年有着数以万计的达官贵人相继朝拜,可以收货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珍惜宝物,但这些资源需要由掌门平均分配,其中六成会分给门派中各大长老,和各类掌管峨眉山运行的机构。

    剩余三成会设立个奖赏制度,但凡完成门派中所发布的任务,皆可获得相应的奖励,至于最后一成则归掌门随意调配,具体去向如何从未有人敢问。

    月清影等人此次下山乃师门派遣任务,并没有明确的酬劳奖励,所以也没有所谓的住宿费用或吃饭钱,若不是碰上月长老与司徒婉儿,月清影三人根本不会原则进入城镇,实在是因为大家手中的盘缠有限!

    “若平日里也不算什么,可婉儿前几日刚参加了一场交易活动,还请师姐体谅,”

    司徒婉儿拿出乾坤袋中仅剩的百余两白银,露出一丝尴尬的神情,委婉拒绝了师姐的无理要求,司徒婉儿付了六间标准房两天六十两的纹银,想让师尊在此好好休整一番,自己也可试着联系下父亲,让他给自己尽快送些银票应急。

    “店家,开间上房...…再上一桌最好的酒席!”

    张凌云看着众人上楼的背影,很高兴没人搭理自己,无形之中省下一笔没人会感激的花销,欢欣雀跃的向着店家提出最好的服务。

    看着小二殷勤的忙里忙外,张凌云不禁感叹起金钱的威力,对面前的凡人不由得生出一丝怜悯之心,很多人终生忙碌只为一口温饱,很多人出生便不缺吃穿,无论那种人却都有着自己的不满足,想得到更多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客官是来参加‘百花诞’的吧!”小二看着客官愣神,并没有给自己打赏的意思,眼珠一转主动搭起话来,:“我看您带来那几位美女可都是顶尖的存在,这问鼎仙道的机会您是稳拿啦!”

    “你这话什么意思?详细说说‘百花诞’!”

    小二的话成功吸引了张凌云,正犯愁如何找到‘天照神教’,现在它却主动送上门来,张凌云随手拿出五十两放于桌案之上,端坐身形等待对方的回答。

    “客官您真是个大好人,这钱刚好够我娶媳妇的啦!哈哈,哈哈!”

    小二将银锭放于嘴中力度适中的咬下去,在放于手中时一个明显的牙印出现,小二有些不可置信的照着自己大腿掐了一下,当感受到那股酸爽的疼痛感时,小二脸上露出了大喜过望的笑意,随即跪倒在地给张凌云磕了三个响头。

    小二看着少年面无表情眼中露出一丝不耐烦,即刻收敛笑意乖觉的开口,:“要说这‘百花诞’,还要从我们新任的县老爷说起...…。”

    青田府虽背靠大山却因山中走兽悉舒,时不时还会发生泥石流而穷困潦倒,大概六年新任县老爷高得志前来上任,这位县太爷曾是一位昆仑虚的修仙者,这次前来是为了度化民间疾苦。

    高县太爷先是带领手下衙役上山植树,利用法术让树苗转瞬之间成长为参天大树,称可以此来解决山体滑坡泥石流等问题,随后又出巨资开始建设维护起青田府的基建。

    在高县太爷的不懈努力之下,青田府开始繁华起来,还迎来了四处寻找仙府的云游道人,这‘百花诞’便是为道师筛选门徒的一种方式,每年都会选出十位正式弟子,二十位外门弟子,但凡能得到道师的认可,女子家人也会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

    中选女子的家人,可由道师出手为其开通灵脉,不但能增福增寿还可步入修仙者的行列,可惜道师的身份为女修,弟子也只认可相貌出众的妙龄少女,现在青田府内的女子,可是比男人的地位还要高上半头。

    “大概是懂了,不知想要报名该去哪呢?”

    听了小二的介绍,张凌云最先想到的便是曾有一面之缘的高老三,毕竟这昆仑虚的名号太过响亮,很难让人不去往上联想,可女修的身份又打破了自己的猜测,使得这人的身份再度陷入了未知。

    有一点张凌云可以确定,这道师与‘天照神教’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从自己和‘水怪’的战斗中可以看出,但凡高等级的‘水怪’都为女性,虽然这里面的原因自己还不知晓,但没有哪个门派会一次性招收如此多弟子。

    虽然修仙者的时间很充裕,却也不是可以随意挥霍无度,精益求精才不会浪费大家的时间,才能培养出更为优秀的人才。

    “咱们这道师为人谦和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你有意参加,只需要三日后带着你的女伴,直接去往山上的‘百花观’即可,”

    小二看着少年好似再度陷入沉思之中,仔细回想了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感觉都交代清楚了,便再磕了个头起身离开了,留下独自发呆的少年。

    “大型海选嘛!”

    张凌云对于这般新奇的活动还是第一次听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不禁生出一丝悲凉之意。

    人这一生得到的越多就越怕失去,但又有几人懂得珍惜当下的每一天,无尽的贪婪造就了人性的丑陋,可能正因如此才能让‘天照神教’有着可乘之机,一点点侵蚀了人们善良的灵魂。

    张凌云思虑再三,还是觉得要有个自己人才放心,决定找千面沙猫来商量一下,毕竟相貌身材占优势的沙猫,比那几个头脑单蠢的道姑要靠谱得多。

    张凌云屏气凝神渐渐进入忘我之境,神魂顺着灵力随波逐流前往自己脑海最深处---识海,再次来到这个如梦如幻般的世界,张凌云还是有些无法适应,那股虚无缥缈的感觉如影随形。

    “凌云哥哥,小火都想你啦!”

    正与众人开玩笑的小火,好似嗅到一丝特别熟悉的气味,扔掉手中的鸡腿三步并做两步向张凌云的方向跑去,由于心急步伐过于凌乱小火不慎平地绊倒。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