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八零福气包 > 第1029章 陆崽崽失恋了5
    ,

    苏绵先前也不知道,宋梅沉的饭都吃到哪里去了,小孩子看上去还是瘦小的一只,胳膊腿儿都给人一种一踹就断的错觉。

    直到苏绵亲眼瞧见六岁的宋梅沉毫不费力的举起了八岁的陆崽崽。

    那是几分钟前,苏绵刚刚做好了汤圆,跟宋梅沉说完话,去院子里找了一圈,没看见陆崽崽,正要喊一声,就看见了挂在树枝上的一条腿。

    入了夜,院子里的景色只能借着屋内的灯光看个大概。

    因为苏家之前招过关云霄,苏绵念头一起,下一秒就是脱口而出的尖叫。

    而挂在树上闹自闭的陆崽崽,同样也被苏绵惊到,身子悬空。

    凉风袭过,陆崽崽的身子跟着向下坠落。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面前的景象快速的掠过。

    陆崽崽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完惹,他要成为陆家唯一一个为爱殉葬的渣男了。

    突然,一双手稳稳地抱住了他的腰肢,将他整个人接住。

    陆崽崽闭着眼睛,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席卷,他不可置信地晃了晃腿,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满是疑惑的向上看去。

    只看见宋梅沉精致的一张小脸,眨了眨眼,没什么表情的向他看过去。

    他眸子里带着几分不认同,回头看了眼苏绵,软声道:“小漂亮,不怕。”

    话音刚落,宋梅沉快速抽回了自己的手。

    陆崽崽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啊……12<ahref="://www.xhwenxue.com">旧时光文学</a>12『请来旧时光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陆崽崽又惊又疼,他坐在地上,只觉得身下硌了个石子,扎的他手心十分的疼。

    刚从树上掉下来,陆崽崽惊魂未定,浑身提不上一点力气。

    陆崽崽有点生气了,想问宋梅沉,你为什么不能把我安全的放在地上,小心一点。

    只是下一秒,就听见宋梅沉道:“小心点哦。”

    陆崽崽心里的生气一下就消散了。

    他渣了宋梅沉,可宋梅沉还是接住了他,甚至让他小心一点,宋梅沉是什么绝世好弟弟,而他又是多么让人反感的哥哥昂!

    陆崽崽反手就一个巴掌打到自己脸上,声音不响,气势却很足:“你这个坏人!”

    苏绵:“……”

    疯了,这真的是生气起来自己都打。

    陆崽崽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他伸手去拉宋梅沉,“之前都是我的不好,我不该进屋不敲门,还打扰了你洗澡,玩弄了你的感情。”

    宋梅沉的脑子不太够用了,他想了好半天,想不通,就听见陆崽崽莫名其妙的几句话,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没关系。”

    不能牵小漂亮的宋梅沉有点烦,他质问:“你也有病吗?吃药治治吧。”

    陆崽崽就觉得,原来宋梅沉是这么在乎他的吗?可是两个人终归还是有缘无分,陆崽崽只能感慨:“你对我的关心,我都会记在心里,永生不忘的!”

    苏楠楠:“???”

    好想捶死这个弟

    弟哦。

    ****

    苏洵辙送完陆家人回来就吃了苏绵做的小汤圆。

    家里难道不营业饭店可以休息,苏明贤一早就回屋睡觉了,苏绵给几个孩子们招呼到屋子里,正要问苏洵辙什么时候睡觉,就看见苏洵辙手上拿着毛线团还有织毛衣的木签子坐在沙发上。

    他的动作很娴熟,一看就是惯犯,啊呸,不,是个良家妇男,居家好男人。

    月亮乖巧地瘫在苏洵辙怀里睡觉。

    苏绵好奇地走过去,扒拉了一下苏洵辙手里的毛线团:“爸,你在织什么啊?围巾吗?”

    苏洵辙回的很快,他摇头:“不是,是毛衣。”

    “给我的吗?”

    ?喜欢看圆缺呀写的《重生八零福气包》吗?那就记住旧时光文学的域名🅆🅆🅆.𝐗𝕙🅆𝔼𝕟𝐗🆄𝔼.𝒸🅞🅜?『请来旧时光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也不怪苏绵有此一问,苏家的男人是不会穿这种颜色艳丽的衣物的。

    苏洵辙面色一变,正要说话,就看见苏绵拨弄了两下线团,心疼苏洵辙道:“爸,你先休息吧,改天再给我织,我不急。”

    “……”

    苏洵辙支吾:“嗯,爸知道了。”

    “知道了那你快去休息啊!”苏绵把餐桌一捡,回身看见苏洵辙还在那织毛衣。

    想着怎么都是给自己穿的毛衣,苏绵纳闷苏洵辙的毅力,上手翻了翻。

    她这一翻实在是苏洵辙意料之内的。高领的老父亲缩着身子,抱着猫蜷缩在角落。

    苏绵拿钱手上刚有初形的毛衣袖子,姑且叫是袖子吧,总归也是苏绵猜的。

    可苏绵唯一觉得不对的地方就是,“爸,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做的袖子,也可能是个衣领子吧,怎么我只能塞进去四根手指头?”

    苏洵辙:“……”

    紧张,有种作业写不完被抓包,考试作弊被发现的既视感。

    苏洵辙自从不念书后,哪里有过这么心虚的时候,硬着头皮开口:“可能是爸没注意好你的尺寸吧,等爸这两天给你量一下,再给你做一个。”

    “然后这套就给月亮了是吧?”

    苏绵这话可让苏洵辙心尖一跳,尤其是他再看见苏绵把袖子套在月亮的爪子上。

    完美的契合!

    苏洵辙:“……”啊,他死了。

    苏洵辙慌慌张张开口道:“我可以解释!绵绵你听爸解释!”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苏绵没走,抬了抬手示意苏洵辙你解释吧,我听着呢。

    没料到苏绵反应的苏洵辙一惊,他抠着手里的毛线团:“我这不是怕你妹妹刚来新家不适应,想给它点温暖吗?”

    “那你还记得之前你不让我养月亮吗?”苏绵扎心的提醒,“而且这是夏天,月亮再穿一件毛衣,你不怕给它捂出热痱子吗?”

    这两句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苏洵辙恍然:“是不太好,那我把这个拆了,给你弟弟做个毛衣吧!”

    苏绵:“……”有人吗?她怀疑苏楠楠要被苏洵辙给害死。

    爱猫人士苏洵辙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

    翌日清晨,旭日高升。

    苏家大院的院门忽然被推开,苏洵辙提着豆腐脑和油条从过硬饭店里赶回来,刚一进门,他就嗓门极大的往屋子里喊道:“绵绵,都下来吃饭了!”

    顿了顿,又对着二楼道:“明贤啊!你收拾一下就下楼吧,来看看我这是把谁给你带来了!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