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 > 第412章、娘子喜欢和尚?
    “之前,我看到婉儿给我看了阿姐配置的肥料,我明白了,他们是不是又想抢阿姐的东西了?”苏臻神情并未责备苏婳的意思,只是充满了担忧,以及对那些只会夺人秘方的之人的厌恶。

    苏婳点点头,苏臻当真学会思考了,“是的,这些人不仅把你当傻子,也把阿姐当作可以予取予求的弱者。”

    “阿姐才不是弱者。”苏臻急了,拉住了苏婳的手,满眼的伤怀。

    “对,阿姐不是弱者,你也不是傻子,上一次他们之所以能算计我们,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坏人,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以后遇事多想一想就好了。”

    “阿姐,这次他们各种引我犯错,我都没中计,然后封大哥就来了,他护着我一路回家,路上还有人想来绑我呢,全都被封大哥打跑了。”说道这里,苏臻眼神发光,满是崇拜的比划了起来。

    阿姐的厉害,那是天生神力,他如何努力也不可能学得会的。

    但封大哥会的功夫,可是实打实靠勤奋、靠自己练就的啊,哪个男孩子没有个英雄梦?

    “等过完年,封大哥,不,姐夫送我回去上学,我也会好好待在书院里念书,山下也没什么好玩的,以前阿姐也带着我在县里玩遍了吃遍了,只要我呆在书院里,就是安全的,阿姐你也不用为我担心,这个肥料方子,我绝对不会他们任何机会威胁你交出去的。”说道最后,苏臻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严肃。

    “阿姐信你。”臻儿真的在努力学着成长了,苏婳又是开心又是伤感,矛盾的很。

    封璟洗了碗,洗了澡,擦着头发路过苏婳门口,被眼尖的苏臻叫住,“封大哥,你洗漱好了啊,我就不打搅你和阿姐休息了,你站在外面做什么,你洗了头,吹着风会着凉的,快进来。”

    封璟有些手足无措的看向苏婳,而她心中哀嚎。

    苏臻现在也很崇拜封璟,如果知道她都不让封璟回屋睡觉,恐怕孩子不能理解,会影响他将来的婚姻观念。

    “这么大个人了,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满头的水在外面吹什么风,你感冒了,可没人照顾你,快进来。”苏婳别扭的握紧了轮椅的扶手。

    封璟顺势进屋,夸赞的摸了摸苏臻的脑袋,“你和你姐说完悄悄话了?”

    苏臻觉得这说法过于孩子气,不依的解释道,“才不是悄悄话,我本来是打算和阿姐还有姐夫一起说的,但阿姐想知道,而且姐夫本来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就先给阿姐说了,就是书院里程经略的事情,还有封大哥打架好厉害,我向阿姐夸姐夫呢。”

    “我再厉害,也没有你阿姐厉害。”

    这话深得苏臻心意,少有的笑得露出了大牙,“姐夫说的是,哎呀,我就不打搅你们休息了,我先走了,阿姐,晚安!”

    苏臻挥着手出了门,还体贴的拉上了门。

    这行云流水的出门关门和嘱咐,看得苏婳目瞪口呆。

    这弟弟,还是扔了吧!

    苏婳感觉苏臻就是来坑她的。

    封璟看了一眼门,往门口挪了一步,“我马上出去。”

    “别,我弟弟还没睡呢。”万一被苏臻看到封璟出去了,还回以前的屋子睡觉,他好奇过来敲门询问,她怎么回答?

    这事儿,苏臻不是干不出来。

    “再等会儿吧。”没吹灯,苏婳也不敢从轮椅上站起来,会被剪影出卖的。

    现在立刻就吹灯,封璟的头发又还没有干。

    苏婳干坐在轮椅上,和封璟干瞪眼。

    封璟拿起帕子,开始擦头发。

    笨拙的擦着头顶,后面的头发都不管了似得,水还滴滴的在流,把背上都淋湿了。

    “这个大个人怎么不会擦头发。”

    封璟闻言,往前一垂头,一大片水珠朝着苏婳这边袭来。

    苏婳的水系异能被触发,让这一片水珠停滞在空中了一秒,吓得她赶紧收了异能,水珠往她脸上身上砸来,她都不敢去躲,害怕被封璟发现端倪,“你做什么呀,好多水,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封璟耳朵一红,又把头发拨了回去,“对不起,我习惯了这样擦头发。”

    “你就不能侧着擦头发?”苏婳扯着衣服,嫌弃的揪着衣服上带着皂角香味的水渍。

    “侧着擦头,娘们兮兮的。”

    看对方擦头那个艰难的样子,苏婳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招了招手,“过来,我帮你擦。”

    “那我把你抱床边上,我坐踏板上,这样也方便你给我擦头。”

    “看”到苏臻那个家伙还趴在窗上,看着自己这边窗口,苏婳咬牙应下,“好。”

    苏臻这个小混蛋,在书院里都学了些什么?还是跟同窗学坏了?

    怎么跟老妈子似得,盯着她这边。

    难道是听婉儿和他抱怨了什么?

    封璟走上前来,弯腰搂住苏婳的腰,把她抱了起来,闻着她身上清冽的月季花香味,他的心止不住的乱跳。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冲动,将苏婳稳稳的放在了床边,飞速的将帕子塞到苏婳手里,转身一股屁坐在了床踏板上。

    擦头发什么的,原本多么简单一个事啊。

    现代有吹风,封璟这样到肩膀处的长发,七八分钟就能吹干。

    或者她水系异能,一秒钟就能让水珠儿全消失。

    奈何用不了,不能用。

    原始的擦头发,又是在冬天,擦半刻钟不滴水了也是润的,擦半个时辰,恐怕才会干吧。

    苏婳用毛巾裹着封璟的脑袋,乱揉一气。

    “娘子,你喜欢和尚么?”

    苏婳心中莫名,“何故此问?”

    “不然娘子做什么这么大力给为夫擦头?”封璟伸手,在额头处一夹,就抓了一把落发举起来给苏婳看。

    苏婳手上一顿,停止了擦地板式擦头发的动作。

    做作的调整了一下毛巾的角度,顺着头发的生长方向,轻柔的慢慢往下搓,不认错的狡辩道,“我自己给自己擦头发就是这么擦的啊,你又不是没看到过,我的头发都好好的,你的头发掉了,不关我事哦,是你的头发太脆弱了,你得多吃核桃黑芝麻补一补才行。”

    顶点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