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垣 > 第五十九章 勘破凶机
    “你说,咱们现在身在何处?”

    星垣翻身从猫背上跳下。

    猫妖变回苗掌柜,对南斗上仙道:“咱们不是在那个面具怪人的镜子里吗?”

    “我知道是镜子,”星垣道:“我是问你,你所见的镜中之象,是......一个山洞?”

    苗掌柜点点头,“对啊,上仙,有什么问题么?”

    星垣暗忖一阵,脸上的严肃渐有缓和,他揽住苗掌柜的臂膀,“仙妖虽有别,但你却更加与众不同。”

    苗掌柜闻言,莫名羞涩起来,“上仙,您这是在夸我吧,突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猫之目,可辨长夜万物,幻不足乱矣。”星垣浅浅笑道:“我曾在友人所著的书中读到过这句话,不想此时正被其点醒!”

    苗掌柜摇摇头,“我还是听不明白。”

    “你是猫,你的眼睛既可以在黑夜明辨万物,也能看清幻象的本质。”星垣解释道:“那个叫凌殇的面具怪人,企图利用镜子设置幻境来迷惑我,一是为了自己脱身,二是为将我困囚在此。他们的幻境实则是另一重空间,即你所见的山洞,而我虽知这是幻境,却因无法参透它的本象,寻不到出口。所以,现在咱们能否离开这里,就要看你的了。”

    苗掌柜有些紧张,“可我也找不到这座山洞的出口啊,上仙。您刚才说下面还会有**烦,估计咱们这趟是凶多吉少了。”

    星垣拍拍他的肩膀,“别泄气,办法都是想出来的。告诉我你现在能在山洞里看到什么?”

    “能看到四壁都是山岩石块,还有地上那个大坑......”苗掌柜将自己的瞳孔放大,“坑周围的裂缝好像正在吸收咱们周围的黑气。”

    “那正是紫云楼姑娘们的行尸所化。”星垣点点头,“凌殇一定就在这处幻境之外,他利用我将这些行尸化成死气,再借着轩宇杖打出的幻境裂缝将之召集出来......”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

    “上仙,您怎么了?”猫妖苗掌柜问道。

    “不好。如果外面是现世,整座石门城的百姓可能都会受到这些死气的腐化。”星垣提着轩宇杖,向着他眼中的紫云楼大厅之外走去。

    苗掌柜赶忙拦住他,“南斗上仙,您干什么去?”

    星垣:“我们得赶快出去对付凌殇,或许紫云楼外应该能够找到幻境与现世的传接之门。”

    苗掌柜急道:“可咱们并不在紫云楼啊,您忘记了,这里是个山洞,您出去的方向正是洞口的悬崖啊!”

    “悬崖?”

    “对啊!”

    “悬崖之下有什么?”

    “呃,看不清,下面一片白茫茫的大雾,只听到有水浪声响,说不清是河还是海......”

    “河、海、水雾......坎兑混乱之象......”星垣收起法杖,缓缓闭目,他凭着记忆,默默运起灵显图法。

    幽暗的幻境中隐隐浮现出一些灰白色的光点。

    苗掌柜从旁观瞧,不敢高语,只低声询问:“上仙,你这是什么法术?”

    星垣的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却顾不得回答猫妖的问题。

    “上仙,你快看!”苗掌柜本不想去打扰正在施法的南斗星君,只是眼前的情景让他感到很惊奇,“你召唤的这些光点自己排成了一个阵!”

    “什么阵?”星垣勉强分神,手上的印结不敢松懈。

    “八卦阵。”苗掌柜回答:“还是个倒过来的八卦阵。”

    星垣:“离在哪方?”

    苗掌柜:“哪、哪个是离?”

    星垣:“外实中虚者......”

    苗掌柜急得快哭了,“上仙,啥叫外实中虚啊?”

    “离在你身后。”

    心口的瑶光中突然传出勾陈一的声音。

    星垣意念一动,不小心乱了咒决——幻境中的光点和阵图立刻消失!

    南斗星君受上古法咒的灵力反噬,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苗掌柜赶紧弯腰扶他起身,“上仙,您怎么啦?”

    星垣伸手,重新祭出轩宇杖,撑住自己无力的身体,“我用了上古咒术,不小心被反噬了一下。”

    “上仙,你先坐下休息一阵,”苗掌柜重新从怀里拿出那块昆仑玉,“这个宝贝,是不是还可以为你提供些能量?”

    星垣看了看自己曾经寄附灵神的这块剔透宝玉,无奈地笑笑,“原本是的,只不过现在它已经不再拥有我所需要的能量了。”

    “啊,为什么这么说?”

    星垣道:“之前凌殇将我的灵神打散,多亏你把那些碎片一个不落地装回玉里,我才能够重新复原,而为了凝聚灵神,这小小玉石上的能量早已被我耗尽了。”

    “南斗上仙,我看您刚才的那套法术十分高深,想来必是耗费了许多力气。”苗掌柜道:“您不知道,刚才那发着光的八卦阵出来时,那些黑色的死气都不敢再往地缝里钻了......”

    星垣点点头,“那些本就是凡人在向死之时舍下的一缕残魄,它们虽然早已断了生念,可这些‘死气’终究还存有众灵向死而生的意愿。其实,上古咒法也好,苏生之力也好,都只为召唤他们生前最后的一点希望,因为只有满怀希望,才能充盈力量。”

    苗掌柜赶忙道:“按照您的说法,这些往地缝里钻的死气,现在不是拥有很多力量,您干嘛不用它们来补充自己呢,咱们得赶紧逃离这个破地方啊。”

    星垣指指不远处被法杖砸出的大坑,“它们的力量已经阻止自己继续滑向深渊了,你看,现在裂缝中的死气不是已经被封住了吗?”

    苗掌柜顺着星垣所言望去,但见刚才那些凶险的死气,此时均已化成黄土,填入地上的沟壑。“果真如此啊,上仙!这样看来,咱们是不是已经成功一步了?!”

    星垣的唇角微微舒展,只一瞬却又收敛起来,“先别忙着高兴。”

    苗掌柜的笑容停在脸上,“为啥?”

    星垣望着眼前昏黑一片的紫云楼,“我说的**烦来了。”

    苗掌柜闻言,立时将南斗星君护在身后,亮出利爪、环顾四周,“麻烦在哪儿?”

    星垣重新皱起眉头,握紧手中轩宇法杖,“就在那个坑里。”

    话音既落,被轩宇法杖砸出的坑里忽地钻出一条巨型蛆虫!

    蛆虫满身脓包,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星垣手持轩宇法杖,忍不住干呕。

    “这......算是条蟒蛇?”

    猫妖苗掌柜对那恶臭的味道似乎不怎么敏感,但是蛆虫身上的脓包却令他无法移开双眼。

    “上仙啊,我怎么感觉这条蛇身上好像长了很多的眼睛,而且每一只眼睛都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星垣看了看苗掌柜,“那不是蛇,而是一只魔蛆,它身上的也不是眼睛,而是脓包,你要当心被其中的脓毒所伤。”

    “您不是说我的眼睛可以分辨幻象么,我不会看走眼的,这是一条浑身长眼的大蟒蛇......我,讨厌蟒蛇......”

    苗掌柜的情绪开始变得浮躁起来。

    星垣见状,忙施展闭息咒,抓起苗掌柜的后颈,将封印刻在他的身上,“苗掌柜,这条蛆虫乃是魔界之物,你虽能辨别人间幻象,却不了解魔域的深浅,还是快些转过身去,贴住我的后背,不要再盯着那个魔物看了,它身上的脓包可能会散发毒气,侵害你的眼睛。”

    “南斗上仙,”苗掌柜的瞳孔缩成一双细细的竖线,他后颈上的封印开始发出亮光,“这条魔物着实邪门,我恐怕......已经中了他的毒......”

    星垣闻言,赶忙举杖朝他后颈上的封印打去!

    奈何苗掌柜却更快一步,他冲着那条巨型蛆虫径直扑跳上去!

    “当心!”星垣飞身上前,拉住苗掌柜,“魔物正在用毒引你,万不可轻举妄动!”

    “它的毒正在控制我的身体,南斗上仙,”苗掌柜道:“这个魔物是想让我杀死他......”

    星垣紧抓他不放,“不要中计,这条魔蛆身上充满瘴毒,似你这般道行,碰上便死,更别说杀他了......”

    话音刚落,那条蛆虫忽然扬起溢满乌黑涎水的口器,朝猫妖和星垣喷来腥臭的脓水。

    星垣顾不得避闪,他用尽全力将苗掌柜向回一扯,随即顺势抛出!

    胖胖的苗掌柜直接被扔出山洞,一头倒栽进洞外悬崖的迷雾深水中!

    “上仙救命、我怕水啊喵——!”

    南斗星君则替苗掌柜挡下了巨型魔蛆的毒脓,身上华丽的紫衫白袍被死气腐蚀;剧毒透过仙衣噬伤了他的皮肤,星垣咬牙忍痛,他的灵力正从伤口处流失涣散......

    “炽星裂芒、烬!”

    南斗仙君的周身突然闪映出七重星芒。

    星垣将身上现有的能量倾注于轩宇法杖,杖冠上立时凝出一颗耀眼的光球,照在魔蛆的脓包上,刺痛这只凶恶的魔物。

    丑陋的魔物扭动着自己笨拙的躯体,挣破脓包里的毒水,再次泼向星垣;星垣举杖回击,杖冠上凝聚的七星能量立时灼化了魔蛆散布的死气毒瘴!

    “呲啦”一声,那只蛆怪魔物即刻发出惨烈的嚎叫!

    星垣眼中的紫云楼随之塌陷粉碎,他迅速收起轩宇法杖,席地盘膝,两手堵住耳朵,定稳心神。

    “心宿二、河鼓二,两仪三爻逆行阵启动了,速来紫云楼相援,速来、速来!”

    传声之法不知还能否递送给两位南天同伴,可星垣也不敢再过多损耗灵力;他闭起双目,汇聚灵神,开始愈疗自己被那魔蛆毒伤的创口。

    周遭幻象瞬息万变,随着心口瑶光的闪烁,一时天界、一时人间、一时是亮堂的紫云楼、一时是昏暗的宫殿......

    “星垣,快醒醒!你已经找到离火死门了!”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呼唤自己,星垣猛然睁开眼睛!

    映入莹亮紫眸的,是他常念于心的那身布衣长衫。

    “勾陈一,你......”

    布衣长衫血迹斑斑地挂在阴冷的篆咒玄铁上,破败不堪;而那人的温柔一笑,却胜似暖煦和光,“呀,星垣,总算见到你啦。”手机阅读地址:m.biqutxt.com